谚语歇后语

听说过宣州吴语吗?从濒临消亡的皖南吴语方言谈起...吴语公众号 怎么说

栏目:地方方言阅读:1 时间:2021-02-15来源:俗语网
什么是吴语?吴语公众号吴语区全图什么是吴语?吴语是一门历史悠久的语言,通行于上海、浙江、江苏南部、皖东南赣东北边界。其中上海、浙江北部大部分、江苏南部大部分,同属吴语最大的一个分片:吴语太湖片。(图上所有泛蓝色地区)。包括了苏州话、上海话、宁波话、常州话、绍兴话、无锡话等一系列子方言。吴语公众号已经开通了评论和赞赏功能。如果您有想说的,可以在本文最评论哦。如果您喜欢,可以点本页最的'赞赏'并且点右上角分享本文到朋友圈前言提起吴语,人们一般会想到上海 苏南 浙江。其实在方言学中,吴语还有一个分支叫吴语宣州片(注意,是宣州、不是宣城)。宣州吴语分布在吴语区西北部,外部周围环绕诸多非吴语方言,内部亦遍布诸多客籍方言岛。宣州吴语扼守着吴语的西大门。但是近两百年来,宣州吴语又历经战乱、饱受蚕食,到今天在当地衰微。如果宣州吴语一旦完全消亡,吴语的西线将直接退到浙江的省界。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宣州吴语之濒危,足以让每一个吴越人警醒。希望,皖南吴语的昨天,不要再一次在其他吴语区上演.....皖南地区方言简介皖南地区,一般指的是安徽省长江以南的地区。很多人一直不了解安徽的方言。说起来,明清之前,原本并没有一个安徽省。今天的安徽省在古代分属河南、淮南、江南三个行政区。安徽的地区跨度极大,并不存在一种统一的“安徽文化”或者“安徽方言”。安徽有和河南一样的中原官话,有和苏北连成一片的江淮官话,有江西北部的赣语延伸,也有吴语。而处在长江以南的皖南地区,在历史上就曾经是吴语的方言范围。今天的安徽省方言地图,深蓝色的是吴语,浅蓝色的是徽语(广义上可算作吴语一支)。可以看见,讲吴语(包括徽州话)的人大约只占安徽省总人口的6%,总共加起来只有约450万人,尚不及苏南一个市的人口。从濒临消亡的宣州吴语方言谈起提起吴语,人们一般都会联想到苏浙一带的方言,所谓“吴侬软语”。其实在方言学的研究中,吴语还有一个分支,叫“宣州片吴语”。当然,这里的“宣州片”和我们今天的宣州在地域涵盖上是有不少差别的。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这一带的方言,和吴语有着紧密的联系。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至今我们还能发现,这里有些方言中发音和苏浙一带的方言十分相似。这几年,皖南地区和苏浙沪多重经济往来,这对保护方言是非常有利的。宣州片吴语是吴语六大方言片(太湖片、宣州片、金衢片,台州片、瓯江片、上丽片)之一,因分布范围大致为隋唐古宣州之地而得名。其位置处于整个吴语区的西部,所以又被称为西部吴语。宣州片吴语的形成和整个吴方言的形成有着共同的历史。春秋时江东分属吴越两国,两国人民主要是操古越语的百越诸族,而王族则是来自于中原的华族,颇通中原礼乐。战国楚灭越,南方华语的楚语进入江东地区。秦汉加强中央集权,置郡设官驻兵,中原移民主要聚居在郡治的吴 (今苏州)、会稽(今绍兴)、宛陵(今宣城)及一些重镇如秣陵(今南京)等处,吴语方言就是以这些地方为中心发展起来的。后来苏州成为苏南吴语的中心,绍兴成为浙江吴语的中心,而宛陵为皖南吴语的中心。至少在东晋时期,北部太湖片吴语和西部宣州片吴语已初具雏形。宣州吴语自形成至清末一直是皖南北部的主导方言,皖南地区除徽州府(徽语)、广德州(太湖片吴语)、池州府东流、至德两县(赣语)、宁国府旌德县(徽语)、太平府当涂和芜湖两县沿江地带(江淮官话)以外都是宣州片吴语的范围。 (请参考下图)今天的宣州吴语分布在吴语区西北部,外部周围环绕诸多非吴语方言,内部亦遍布诸多客籍方言岛。如今宣州片吴语仅零散的分布在皖南北部、苏南西部和浙西北的16个县市区。按其内部分歧又分为三个小片,一、铜泾小片:分布在安徽的铜陵、泾县、宁国(青龙、济川、东岸等乡的部分乡村)、芜湖的繁昌、南陵(北部两部,及东南角的奚滩),宣城(北部、西部及南部溪口乡金牌)、芜湖县、当涂(东部、南部)、青阳(童埠、杜村二乡及酉华乡杨柳地)、贵池(东部)、石台(东部)、黄山区(西部杨家岭一带,北部龙门以北)。二、太高小片:有三个分布带,最大的一片在苏皖边界的石臼湖周围,包括江苏高淳西部、漂水南部和安徽当涂东部的湖阳、博望二乡;一片在安徽黄山市黄山区(旧太平县)的东部、南部;还有一片在安徽宁国市南部的南极乡和浙江临安市旧昌化县的昌北区。三、石陵小片:分布在安徽省的石台(中部)、青阳(东南陵阳等乡),泾县(西南厚岸、包合、水东三乡)、黄山区(西北三丰地区部分乡村)、贵池(南部灌口乡一带)。就发音上来说,太高小片古全浊声母没有通音化,石陵小片有的点清化,铜泾小片则都通音化了。(分布详见下图)目前宣州片吴语使用人口仅308万,是吴语六大片中使用人口最少的一种,且主要作为农村语言使用,文化人和城镇里的年轻人已经很少使用或不在使用。宣州片吴语的萎缩其原因是多方面的,归纳起来有以下几点。 一是移民的影响。 北方话第一次大量进入江南是在六朝时期,中原士民大量南渡,集中寓居于京城建康及其周边的南徐州(治京口,今江苏镇江)、南豫州(治姑孰,今安徽当涂)等地,逐步取代了这一带原有的吴语。于是形成了一条南起芜湖,北到镇江的官话与吴语的分界线,这条界线相对稳定,一直维持到19世纪末。19世纪末的皖南移民彻底改变了皖南方言的分布状况,是造成宣州片吴语萎缩的主要原因。从1854年太平军攻入皖南到1864年天京陷落,清军重新夺取皖南的10年间,死于战争和瘟疫的人口占总人口的70%以上,许多村庄整片整片的消失,造成了“野无耕种,村无炊烟,市人肉以相食”的惨状。宣城县嘉庆五年(1800年)人口已超过100万,到同治七年(1868年)只剩25万,宁国县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有人口31万,乱后荒无人烟,宁国知县只得暂时居住在宁国府城内,到同治九年(1870年),全县也只有1万余人。针对这种情况,清政府在皖南普遍设置劝垦局出示招垦。皖南的移民主要来自湖北、河南和本省江北等处,在移民最集中的地区形成了一块大范围的官话区,大致相当于今宣州区中东部和南部、郎溪县中部和南部、宁国市大部,广德县大部,浙江安吉县和长兴县的西部,面积约8000平方公里,人口200余万。区内的官话方言主要是江淮官话洪巢片(本省江北人),江淮官话黄孝片和西南官话(湖北黄州、随州、孝感、公安等地人)和中原官话(河南光山、罗山等地人),取代了土著的太湖片吴语(郎溪、广德、安吉、长兴)和宣州片吴语(宣州、宁国)。民国《广德县志稿》说“州民被咸同兵燹(注:即太平天国兵乱)后,土著不及十分之一。客民入籍,湖北人居其四,河南人居其三,江北人居其一,浙江人居其一,他省及土著共得其一。这一大片官话区的出现儿乎阻断了宣州片吴语和太湖片吴语的联系,使其脱离于苏浙大吴语区之外,对宣州片吴语的发展极为不利。二是行政区划的影响。皖南历史上一直与苏浙同属一区,春秋战国同属吴和越,两汉六朝同属扬州(注:并非今天的扬州,而是古九州之一,位于长江以南),唐代分属江南东西道,宋代分属江南东路和两浙路,元代同属江浙行省,明代与苏南同属南直隶,而浙江独为一省,直到清代康熙六年(1667年),江南省分置安徽、江苏两省。安徽建省后的乾隆、嘉庆、道光三朝,皖南人口一直保持在高水平上,嘉庆、道光年间各县人口都接近或超过今天的水平,有这么多人口作基础,方言一直是稳定的。可是在“咸同兵燹”之后,土著人口大量减少,各地移民蜂拥而至的情况下,行政区划就开始起作用了,这表现在社会通用语的确定上。19世纪末各地移民进入皖南后,方言林立,彼此交流不便,这就必然需要一种社会通用语,但是哪种语言有资格呢? 宣州片吴语由于战争和瘟疫的影响,使用人口锐减,且多分布在一些交通不便的山区和圩区,已丧失了人口优势和地域优势;移民中人口最多的湖北人(说江淮官话黄孝片或西南官话)和河南人(中原官话)主要从事农业,流动性不大,定居后的初期还得不到受教育的权利(光绪七年(1881)安徽省督学部院始允许客民入籍考试)。除此之外就是江淮官话,作为皖南社会通用语的江淮官话类似于芜湖话,准确来说应属于洪(洪泽湖)巢(巢湖)片安(安庆)芜(芜湖)小片。江淮官话自六朝时起,就随着北方移民开始存在于芜湖、当涂、南京、镇江一带,由于和宣州吴语长期接触,芜湖、当涂一带操宣州片吴语的许多人都会兼说这种江淮官话。清末移民潮中,操江淮官话的本省江北移民(安庆、合肥、巢湖、和县等地人)也大量迁入皖南,和湖北河南移民不同,他们主要居住在皖南各地的城镇附近从事商业或手工业,流动性较大。明清时期,芜湖由于其发达的水运,便利的交通,逐步发展为沿江一大商业城市,全国四大米市之一,成为皖南地区新的经济中心,皖南各地的商人都与芜湖联系紧密,随着江北移民的迁入,江淮官话更加渗入到皖南腹地原属宣州片吴语的城镇。到20世纪初,宣城、南陵、贵池等城已普遍使用江淮官话。抗日战争中南京、芜湖等地的大批机关的移入皖南山区更加速了一些城镇的官话化。解放以后随着安徽南北联系的日益紧密,以及广播电视等传媒的普及,教育上普通话的推广等因素也造成了宣州吴语的萎缩。现在皖南原属宣州吴语的各县城均普遍使用江淮官话,铜陵、繁昌、泾县、太平、石台五县的吴语多在家庭内部和老年人之间使用,在城镇往往对外说江淮官话,在家说吴语,或限于老人妇女应用。只有圩区腹地的江苏南部的高淳县还保留着较为纯正的宣州吴语,并于2002年开始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在皖南的宣州片吴语区的方言使用有一种普遍现象:中年人尚能听懂老派土语,但已讲不地道;年青一代则只能听懂零星土语,更谈不上说土语。有些在官话包围中的土著话已被同化得只残存很少几项特征,如芜湖市郊四山乡的褐南村,男人已说市区官话,土话被认为妇女话,也只剩下定母读[r]声母,代词复数带[nn24]尾,近指用[k?5],远指用[ku55]等几项宣州吴语特征了,这些残余点未统计在宣州吴语内。综合实地调查资料可见,在内部特征日益弱化(如,古全浊声母清化)和外部优势方言(江淮官话)的不断夹击下,加上普通话的强势影响,如果不加以传承,吴语宣州片极有可能被官话完全融合、同化。过去对宣州片吴语的研究一直不够,建国后的方言普查被认定为铜太方言,1986年,我国科学院语言研究所郑张尚芳先生始提出宣州片吴语的概念,此后学术界对宣州片吴语的研究才逐渐开始。复旦大学蒋冰冰博士在导师许宝华先生的指导下,上世纪末到皖南12个市、区、县的20个宣州片土著吴语点进行了田野调查,于2000年写成的博士论文《宣州片吴语音韵研究》可以算是第一部全面系统的研究宣州片吴语的著作。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宣州片吴语不会成为历史的化石。文:潘毅敏;整理、修订、校对、配图:吴语君;地图:liucheng(全文完。欢迎在最发布你的评论,或者赞赏吴语公众号,支持吴语公众号的发展)

分类:怎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