谚语歇后语

庐江方言江淮官话片中的一朵奇花 怎么说

栏目:地方方言阅读:1 时间:2021-02-15来源:俗语网

庐江话,隶属于汉语八大方言中的江淮官话,细分则归于江淮官话中的洪巢片,今也有称作合肥小片。在《我国方言地图集》上,庐江较醒目地处在江淮官话的东南前沿,其东、南、西分别与赣语区、吴语区、徽语区等相邻接壤。因江淮官话使用人口近七千万,几乎覆盖了苏皖两省的中部区域,以及湖北局部、河南南部、江西北部部分地区。单就洪巢片而言,其使用人口亦有五千七百余万之众,至此,有着独特韵味的庐江方言嵌在浩大的江淮官话片里,犹如一朵奇花摇曳在偌大的方言花园中,并不怎么引人注目。所幸的是,诸多有识之士一直未停止对庐江方言的研究和关注,近年来,围绕庐江方言拓展的学术著作时有问世,目前网络可查的有周元琳的《庐江方言音系》(《方言》2001.3)系列论著;丁玉琴的《庐江方言疑问句研究》(《科学导刊》2013.3);雍淑凤、史国东、刘雅清的《中古知庄章三组声母在庐江方言中的读音 解释:以顺港乡为代表的庐江城关片话的读音为准》(《巢湖学院学报》2010.1)一组论文;赵英华的《试探安徽庐江方言中个别声母的演变》(《青年文学家》2010.14期);陈寿义的《安徽庐江南部方言研究》(西南大学硕士论文),庐江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的《庐江县志·方言》(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3)等等,为庐江方言的挖掘、研究、传承保护起着强劲的推动和接力作用。

综上系列论著论述中,多数从理论的范畴对庐江方言音系、语法及声调变化等进行了横向、纵向的比较研究,可谓高屋建瓴,具有极大的留存和传世价值。这里,笔者班门弄斧,从部分方言词汇整理并比较鉴别的角度,粗略阐述庐江方言的精彩和厚重底蕴。

1

跨区域相近相似口语词汇

“跨区域”相近相似口语词汇,是指超出江淮官话地理范畴,全国各方言大区与庐江方言接近或者相似的口语词汇。也就是说,这些口语单词不仅在庐江土地上口口相传,掷地有声,也可在较远距离的四川云南、京津东北、广州沿海甚至宝岛台湾都能觅得相同相似发音、意思的词语。通过对它们的参照对比,可清晰感受到庐江方言广博融通的张力。例如普通话中的“肉”,在庐江方言里经常被称为“朒朒”,且听:今天中饭菜真好吃,烧了好多“朒朒”。无独有偶,在四川不少地方,也同样称呼肉为“朒朒”,甚至也相同地对应于孩童口语,或大人对孩童说话的语境。查阅四川、重庆等地方言考究类文章,有种说法是“朒朒”可能源自“呷呷”“嘎嘎”等饲养鸭类叫声,时间久了演变而成。当然这种说法存疑点很多,这里不去深究。

芫荽,全国各地都有种植的寻常蔬菜品种,现今多数地方称呼为“香菜”,厦门地区方言里则称为“芳菜”。美妙的汉语“芳香”一词,在不同地方的乡音里,就这样自顾分开,为同一种菜命名,确实有意思。在庐江东南一带土话中,芫荽常被叫唤成“盐水菜”,很是奇特。笔者在《庐江方言里的美食》(微聚庐江2017.7.21)一文中,依据口语发音写为“盐水菜”,有老师质疑该词使用不准确,应是“芫荽菜”的细微音变。后来翻阅资料查到,芫荽在广州部分地区方言中亦被称呼为“盐西葱”,如果用庐江话过渡一下,和“盐水菜”非常相近。这也说明将该词依据口音记录为“盐水菜”是可行的。

再说蚂蚁这个词。这个词在庐江话里说法为“蚂蝇子”。而我国济南、太原、南宁、绩溪、苏州、厦门、广州、长沙、南昌、梅县等方言重点考察区域里,大部分口语都接近了普通话“蚂蚁”的发音。但南昌一些地区却和庐江话同步起来,几乎如出一辙地叫作“蚂寅(蝇)子”。类似还有“鸽子”,庐江话为“匍鸽”“匍鸽子”,在陕西的关中平原、广西的南宁等地也是这样说法。青蛙,庐江罗河一带方言里说成“坎猫”。和四川自贡一带说成“咳猫儿”相仿,庐江泥河、缺口至城关片说成“坑马”“坎马”“克马”,则与四川垫江、梁平,湖北黄梅及江西某些地方十分接近。稳子,表示没有结米粒的秕谷。民国《续修盐城县志》载:“稻秕稃聚者谓之稳。《玉篇》‘稳’字训‘蹂谷聚’。今谓稻中秕稃扬之使聚者曰稳子,又曰偃子。”这说明庐江方言里的“稳子”和江苏盐城土话“稳子”几乎没有差别。

以上是几个动植物类的名词,表达日常生活行为的组合结构词里,此类型也很多。如“敲竹杠”,天津和广州等地有同样说法,对敲诈勒索之丑陋恶行的表示。庐江话“逮马老板”,意为很轻松地从某人处获得财、物之类利益,或者含蓄地形容被“逮”之人头脑的“迷糊不清”上。在广西桂林方言里也有同样的四字口语,意思稍有出入,为“占人便宜”。关于这个词的来历,两地民间传说却大相庭径。广西桂林有作者考据为“漓江边马姓米粉店老板丢碗”一事引出,而庐江乡间则有“从‘跑码头的船老板’处淘得便宜实用物品”和由“逮蚂蚱”“逮坑马(青蛙)”过程而来的说法。夏天炎热,牛泡在水里降温的情景,庐江龙桥、泥河、城关等地称之为“牛打汪”,引申开来形容“泼洒的到处都是水”这个场景。该说法与江苏扬州一些地方完全相同。庐江口语里有个词叫“高低”,在普通话中,这两个字是方位相对立的衡量:高处与低处的分界或者相逢。但在庐江方言中却表示“总是”“一直”的意思,例如“我叫他到我家吃过中饭再回去,他高低不干。”“天热,叫他带个草帽到田野去,他高低不听,把脸晒的像黑炭才快活。”同为这种意思的,还有河南民权、伊川一带。

需要说明的是,在异地相同、相近方言词语中,还有一种同音同词不同义的情形。例如“拐子”,在湖北一些地方方言里是“头目”“大哥”的意思,而在庐江方言中,则是比较亲昵的形容小孩子到亲戚家、得到见面礼钱这桩事。例句:今天带了这个小拐子,让舅奶奶破费了几百块的红纸包子。“芭茅”一词,在庐江话里已接近普通话,为一种多年生草本植物的名字。而“芭茅”在我国华南的苗族口语发声里也存在,但却表示“东”的意思。

2

邻近地区相似相近口语词汇

邻近地区,是指同处于江淮官话大片里,被默认为相同音系,然后细分成更小范围的相近小片、点。“一般来说,在某一区域通行的语言或者方言都有一些共同特征。这些共同特征的形成有三种可能:同源分化、接触结盟、平行发展。”下面就选择一些单词从“同源分化”这方面做个比较。

庐江和合肥无论从地理方位或历史渊源来说,使用的方言应没有多大分歧才对。但方言的奇妙之处就在这,民间俗谚说“十里不同风”,也恰恰给方言的“同源分化”一个很好的解释。前段时间吵得沸沸扬扬的“姥姥”“外婆”之争很是热闹,庐江话里通常称“外婆”为“嘎(家)婆”,合肥市区片却为“喔(外)奶”,庐江人称呼父母同宗族里未出五服的直系亲属,前谓常带上“房下”二字。如“房下大爷”“房下母舅”之类。这两个字在古汉语中很早就存在,以前的意思有指“家中妻子”的,还有表示“自己名下的”等。而庐江话中“房下”的所指在合肥市区及肥西一带本地人中,则称呼“房门头”;庐江人称呼家中最小的男孩、女孩分别是“老不儿子”“老不丫头”,合肥人则称呼为“小老汉”“小老巴子”,庐江人称呼母亲的姐夫、妹夫为“姨夫”,合肥人则称呼为“连襟”等等。其他像经典的庐江话“一卵二十三”,合肥发音为“业卵二十三”,而且其来源的传说版本完全不同。“大家码大家齐”是合肥话,取自“大家码齐”之意,但在庐江南乡则普遍认为是“大家马大家骑”(多名调查者的共识认为)。这种近邻方言在表述中的变异现象,已接近于“类方言”“新方言”理论,也可归纳到方言新词“塑普(和普通话兼容、掺和了的方言)”的说法。

和潜山方言相比较,也是既有广义的共性,亦有细流的分歧。“奶奶”一词,在庐江方言里发音成“nāi”时,为父亲的母亲一辈的女人,发音成“nǎi”时,变为妻子、或到了一定年龄的已婚女人。这个称谓和潜山方言几乎一致。但在“公公、婆婆”的称呼上,则出现了较大变异。庐江话里,“公公婆婆”通常是女子称呼丈夫的父亲、母亲,潜山方言里则指“曾祖父、曾祖母”。打雷下雨时的闪电,庐江口音偏近“打shei”,潜山音为“huo(霍)”等。

和无为方言相似相通的也不少,亦有一些较明显的差别。比如上面说的普通话“外公外婆”,无为人常叫做“嘎(家)爹嘎奶”;庐江南乡农村夏季农忙时,有个在下午“打尖(吃一些简单食物补充能量)”的插曲,当地人称为“吃夏长”,可以理解为“吃夏茶”的变音,而无为东乡则说成“吃晚茶”;庐江话说长江的“江”,和标准音“jiang”有清浊音的波动,但基本接近普通话,而无为东乡人坐船过轮渡时,江却被说成“gang(缸)”,过江会说成“过缸”。讲话的讲,大部分无为人说成“gǎng(港)”;“小丫头(丫在庐江和无为话里皆为上颌送气发音)”一词在庐江口语里,一般指未成年或未结婚的女孩子,而在无为话里则是偏向于妻子或已确定关系的女朋友,如果组合成普通话的“谈对象”语境,庐江人会说成“讲板奶奶”,无为人会说成“港小丫头”……

还有个“十大海”的词。该词出自泥河、矾山一带口语,完整话为“八大山十大海”,可以理解成宴席上很多美味好吃的大菜。山,这里当理解为碗碟中能堆起的菜,如红烧肉,瓦块鸡,大圆子等。反之,“海”,则是汤水比较多的菜,如汆肉片,汆鱼,银耳莲子汤等。从词面来说相近于六安地区“八大座十大海”、肥东“八大碗”、皖南“九大碗”等俗语,都是指正席上代表本地风味的重要菜肴。但实际用料和成菜各有不同。就庐江而言,有“芫荽花生米”“三头菜(碗头肉、碗头鸡、碗头鱼)”“和气菜(生腐丝)”“大圆子(糯米)小圆子(肉沫)”“膀(一块完整的、有皮有肥有瘦的肉,炖熟,皮面朝上止于碗中)”等。

其他如“叨你爱西”“亲唏鬼叫”等口语与东南的铜陵较相近,只有部分音域变化,“驮打(挨打的意思,安徽黟县有‘驮段’方言,挨骂之意)”“吃闷憋”一类词和皖南的徽语又成了“邻家好友”。

3

庐江特色方言口语

庐江特色方言口语,顾名思义,就是存在于庐江、以及环庐江周边区域、流行并独有的单词口语。这也是彰显庐江方言别有风韵、值得深挖整理的事实佐证。

先说几个单字的发音。庐江的“庐”字,普通话发音lu,但在庐江县域大部分地区发声为“yu”,可作“于”“鱼”“余”等音读出,某些地方串为“ru”,“如”“儒”等。虽然合肥很早就称为庐州,口语里却鲜见有人说成“庐(yu)州”,与方言“庐(yu)江”的发音迥然别样,实乃不可思议。“上学”的“学”,庐江多地发声为“xe”;国和角,庐江都发音为“各(ge)”等等,也是非常奇妙。下面,我们重点选看一些日常生活中精彩纷呈的方言词语,两字、三字、四字各十个注释列出。可以说,如果不是在庐江生活或工作过,单从发音及字面上,外地人一时半会很难正确地理解出这些词语所表示的意思。

两字口语单词:

板奶:老婆,妻子,三字加长为“板奶奶”。堪称庐江经典土话单词之一。该说法覆盖庐江大部、周边舒城、铜陵等部分地域。虽然处于南部枞阳“烧锅的”、东边无为“小丫头”等不同称呼夹击之中,一直还是“自说自话”,卓尔不群。和其对应的丈夫、老公一词,在庐江口语里叫法为“老的”“老的们”“我嘎(家)人”等。

蟅螺:知了,蝉。各地方言里它的叫法不下几十种,庐江方言这种说法亦是独树一帜,比较异类。

刀鱼:或者“刀板子”,普通话鲫鱼。在邻县无为,刀鱼是指长江里一种学名“长颌鲚”的珍稀洄游鱼类。两者虽同名,所指已“五丈不隔八丈”,从外体到价格都有很大差别。鱼类奇特叫法的还有“昂丁”(汪丫鱼),鳑鲏(一种体积小肚子大的杂鱼)等。

短拐:手头经济拮据,缺少可支配钱物。

徊惛:事情做得不理想,但已无法停止,带着忐忑和犹豫继续进行。三字“徊惛头”、四字“徊惛头子”则表示“不明朗”“不能确定”的意思。

席人:席,平阳发声。也有认为可写作“袭人”。缠人、搅,好动不安静之意。

Mia伙:什么,什么家伙。另庐江口语里有“什喱”一词,“怎么了”“怎么啦”之意,这个南昌方言里也有。

量子:现代辞典上该词表示一种深邃的“物理概念”。但在庐江方言里却是一种木头、或塑料制成的体积不大、用来提水的容器。在《庐江县志·方言》里,收录为“木亮 子”。

锅心:厨房。

艮嗒:形容人讲话没有方式,言语直率,或粗糙,惹人不悦。

三字口语词:

嘎鹅队:形容小孩子骄傲、快乐、嘚瑟等综合的表情。嘎,本为鹅的叫声,引申为骄傲的形容。乡间养鹅,当其中某只引颈发出叫声,其他的鹅常常会不明所以地跟着一道叫唤。“嘎鹅队”原词即来源于此。

罢罢的:故意的,有心的。也有写作“霸霸的”。

朱砂丸:本为一种民间传说中的配制药材。庐江方言里则指人的脾气不好,性格易冲动,兼有不讲理的指向。

打踢跘:在做事环节中遇到挫折,影响了正常进度。也有指孩童成长过程中遇到感冒发烧一类不自在的症状。

打窄窄:绕过去,改道而行。有时也表示“道不同不相为谋”之意。

捣松果:本为上世纪农村,在松树上打落松籽做燃料的事。引申为做事不专心,东跑西跑的。

捣边哧:岔开正题,去说或做一些无关痛痒的。

连火夺:原指抽烟的人一根接一根、不停火地抽香烟。夺,或为垛的变音。日常生活中指做事情很努力,连续不中断、一桩接一桩地往下做。

伙新新:对新鲜事物因为好奇而去接近并参与进去。

不好过:除了原字面“经济状况不好”的意思,庐江口语里通常还表示“不舒服”“生病了”等意境。例如:刚给老师发了微信,二子今天不好过,请一天病假。

四字口语单词

捱头松务:捱,口语发音yai。按照既有固定模式、不须变通的工作程序。

绑板凳腿:麻将桌术语,长时间不愿下桌、不想结束的喻指。口语里用于“呆在某处一直不离开的形容和‘提醒’。”

扯锅巴情:不被人认可或看重的热情。

骨肋板扯:指孩童说话和做事像大人一样严肃认真,不含糊,与口语“筋头都是板的”相近。

嘎不流腥:讽刺人骄傲、狂妄的丑态。和其如出一辙的另一个词是“嘎不流几”。

狗屌亲菩:指一群品行不好的人为了利益而相好、纠缠在一起。用两个成语可以更形象地诠释它的语意:物以类聚,臭味相投。该词里的“菩(pǖ)”字,走访中发现可以有两种写法,也就是说一种意思可以用两种不同的载体来隐喻。一为“菩”字,可以将该词分开成“狗屌”“亲菩”来理解,“狗屌”,乡间大不敬之物,用来孝敬菩萨自然是心无诚意。言下之意为图利益,而拿“狗屌”来讨好、敷衍欲接近之人。二是“谱”字,音为平声,读成“菩”,以“狗屌亲”“谱”组成,“狗屌亲”一词在方言里为“不是正宗的、强行扯上关系的亲戚”。“谱”,即家谱。该词可理解为“不是很亲近的人为了某种目的,投机性地聚集到一块”,这样一来和词意较吻合。

黒六黑七:也有认为是“黑拿黑吃”的变音。私下里打点处理,不让其他人知道。

罗着失魂:丢三落四,忘记事情。例句:你瞧你一天到晚罗着失魂的,出门把穿的衣裳脱了,都忘记带回来。

猫痒自賶:賶,四声音标的唯一一个字。在词中意思为擦拭、蹭等。词组意思为一件事情自己引起,自己收场,过程自导自演。多指小孩胡搅蛮缠,大人不理,最后自己变乖、温顺的过程。

手正棚子:手正,或为“手指”“手爪”的变音,手指头的意思。棚子,或可写作“篷子”,手指甲。本处参考《庐江县志·方言》的写法。同类相似有“脚正棚子”。

分类:方言 怎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