谚语歇后语

华北方言与希伯来话比较 怎么说

栏目:地方方言阅读:1 时间:2021-02-15来源:俗语网

华北方言与希伯来话比较

2016-11-08 苏三 苏三客厅

石旭昊先生在2011年出版了探索自己祖先石勒皇帝身份的神奇书籍《石勒皇帝与羯胡之谜》呈现了一副出人意外的历史图景:我国后赵王朝的石勒皇帝竟然是犹太人。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了众人一片咋舌惊异,尤其是书中的语言对比引起许多人兴趣。先是陈功先生写了一篇北京话与犹太话的对比,然后据说他的文章在网络上不断传播和修改,最后已经面目全非,他也不敢认了。现在我也加入到这个队伍,基于网文我也“篡改”一下发表到这里。虽然我也有贡献,但其他人转播时,可以署名:佚名。

华北地区,河北、北京、天津、山西、陕西、山西,尤其是河南,以及部分淮河流域,甚至远达现在西南的重庆东北部。由于古代羯胡人长期活跃在这一带,而且羯胡人的祖先是古希伯来人,因此北京话中存有大量的希伯来语词汇。


石旭昊先生认为,“羌渠”“单于”“可汗”是古羯胡语,源自《圣经》的希伯来语,是对郡主统帅司令等的统称。 “石勒,字世龙”则是《圣经》中的“细罗”(Shiloh)或“示罗”(Shiloh),是希伯来语中“和平”“平安”的意思。遍布我国的“北辛(庄)”则是《圣经》中的“Bethel”(伯特利)。“别失八”则是希伯来语的“Beersheba”,亚伯拉罕以井为誓的地方。山东的“琅琊台”则是希伯来语中的眼睛、看见、守望、登天梯等意,所以推测曾经应该有大批希伯来人迁徙到山东一带。还有,羯胡人敬慕的先知“莫巳巳”或石勒后来建立的“慕鳃鳃庙”等,皆源于以色列人的领袖“摩西”(Moses)。而石旭昊先生成长的石家庄,则是一个犹太人聚集的地方。

“得吧”,在北京话中是“说话”的意思,与古希伯来语同音同义,希伯来语发音Dabar。再比如,北京人常吃的“烧麦”,这也是羯胡人迁徙到我国北方发明的食品,与希伯来语同音同义,希伯来语的发音是Shemesh。北京人常称村庄为“屯厄”(带儿化音),而在《旧约圣经》中的希伯来语,也是如此称呼村庄的,希伯来语的发音是Duwr。其实,北京儿化音的形成原因,就与很多外来词汇有关。类似的还有很多。




“俺”,这个词是黄河中游以河南为核心的土话,北京和北方人“我”、“我的”也有使用。希伯来语也是同音同义,希伯来语的发音An和Ammi。


“丫头”,“鸭蛋儿”,是北京人或北方人形容小女孩的,希伯来语同样是这个意思,希伯来语的发音是Yaldah。东北似乎更多一些。


“别介”,是北京人表达否定的说法,相当于英语中No的意思,希伯来的发音是Bil-tsi与希伯来语同音同义。


“甭”,这个词汇是北京表示否定之意,《旧约圣经》中的希伯来语同样也是这个意思,发音是Bal。河南话几乎有一模一样的"bao"音,表示“不要...”。


“胡同”,这个北京最常见的地方,很多人以为是来自蒙古语,其实不对。实际也是希伯来语,发音是Hoot,同样也是小街道的意思。但这个发音到了河南发生很大的转音,现在豫西一带发音为:"gudong",依稀可见最初的风采


“捻儿”,在北京话中是灯芯的意思,在希伯来语中的意思是一样的,也是“照亮”、“照明”以及“光明”有关的东西。希伯来语的发音是Ryn,Niyr。实际上我认为北京著名的儿化音,就是外来语的明显印迹。河南话同样有此词汇。


“坷垃”,表示硬土块和石头等意思,与希伯来语同音同义,希伯来语的发音是Kela。河南同样,只是前面会加定语,如“土坷垃”指“土块”。


“疙瘩”,北京、河北一带的话表示团块的意思,希伯来语发音是Qaneh,同音同义。 疙瘩在希伯来语里实际上在希伯来语中是表示长条状物,在豫西话里有“条帚疙瘩”,意指“条帚把儿”,所以音意完全一致。



“窟”、“窟窿”,在我国北方是洞眼、洞穴、山洞之意,希伯来语同音同义,发音是Chowr。

“戏”,游戏、戏耍之意,希伯来语的发音是Shiyr,意思是唱、演唱的意思。

类似我国北方话与希伯来语同音同义还有很多、很多词汇,而且在历史长河中,很多词汇出现了符合与叠加,形成了意思或发音的改变。比如,北京话中“丫的”,表示你、你们的人称代词,其实希伯来语的发音是Yad,意思完全一样。只是现代北京话中的“丫的”已经是骂人的话了,这就是历史与时间的扭曲了。


历史上的我国是分南北的,北我国长期以来就是史书上所讲的胡人地界,而“胡”是汉民族对外来人口和外来民族包括白种人的称谓。语言只是一种印迹,一种外来的印迹而已。

(希伯来人称呼“布”为bu,我国人一样“布”)

探究这些希伯来人的语言在华北地区的遗留是如何形成的,是个非常复杂的话题。首先,可以排除宋代开封犹太人传播说,因为他们没有那样的能力传播一下股人的语言到四方。后赵王朝羯胡人传入是有很大可能的,但是也可能有其他更为久远的渊源,这方面可以参见苏三的《我国三代为亚伯拉罕后裔参见》一文,关联直指三代。

另外,我国内地曾经一半的历史时间是被东北少数民族征服的,比如满清王朝,前面最多的是各种各样的鲜卑人向内地的渗透,不仅有拓跋魏近200年的直接统治,而且一直延伸到隋唐时期的皇室,对于我国北方有大约500年的长久影响。而鲜卑人实际上很可能就是希伯来人的一个支系,假如是事实,他们当然也会携带大量希伯来用语。

比如古代东北的第一个少数民族国名为“扶余”,他们流行的“步摇”很可能与犹太人耳鬓留的一小撮头发有关,在犹太人那里那撮头发是用来听上帝的教诲的,后来的契丹人留有这种奇怪的发式,但实际上从古埃及到犹太人都有这个传统。但为何三地不约而同了呢,估计很多人又要以一个“巧合”来轻松打发了,否则岂不又是“牵强附会”了?

这些语言与文化现象想弄清楚或许并不那么困难,问题是今天的主流学术几乎完全屏蔽这些外来因素和西来说理论,更何况还有那么多“学术严谨”的“巧合党”。所以,对这一语言现象的关注和研究现在尚未展开,只是一些民科在外围研究。我们期待狭隘民族主义色彩的封闭史学在我国尽快终结,随着西来说在我国的展开,可能这些谜团在现代化的开放史学中都能揭开。

关注请长摁二维码,粉丝请转朋友圈

分类:方言 比较 怎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