谚语歇后语

西府方言中的周秦雅韵 怎么说

栏目:地方方言阅读:1 时间:2021-02-15来源:俗语网

西府方言中的周秦雅韵

2012-08-14 09:30:22 作者:祝嘉 贾佳 来源:宝鸡网 网友评论 1 条

 日前,一则名为《陕西方言四六级考试》的旧帖又被热炒,网友戏称:“身为陕西人的你,不会说两句陕西话,那可真是 OUT 了!”陕西话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魅力?也许您还不知道,陕西话曾是我国语言的“鼻祖”!作为周秦汉唐四大朝代的故地,陕西曾是全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陕西话也当仁不让地成为当时的“官话”,其地位就如同现在的普通话。举国上下,全民皆说“陕西话”,不但朝廷的圣旨要用陕西话宣读,就连许多诗歌和文章也是用陕西话写的。

  时光荏苒,即使到了今天,我们仍能从古文中看到陕西话的影子。其实,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古文中的那些陕西话“历经沧桑,为我所见”。而作为陕西方言的一部分,西府方言也曾有着重要的地位,其中一些词语现在依然熠熠生辉。

  西周雅言今犹在

  也许您要问,在宝鸡,大多数人不是都会说“西府方言”吗?所以,需要强调的是,这里的“西府方言”特指古汉语中遗存至今的“西府方言”。

  两个素不相识的宝鸡人在外地相遇,一番介绍后发现对方竟与自己是老乡,这一刻,想必他们要相拥而泣地说:“乡党啊,乡党!”这“乡党”一词便由来已久。据我市长岭中学高级语文教师、高中语文教研组长李文利介绍,“乡”和“党”都是我国古代的民户编制。《汉书》记载,“五家为邻,五邻为里,四里为族,五族为党,五党为州,五州为乡。”换算可得,五百户是党,一万两千五百户是乡。“乡党”制度用来管理农民、授田征税,这样可以防止人口流动。两千多年后,君主制度和农户编制已经消失,但老百姓重乡土人情的质朴却伴着“乡党”的称呼保留了下来。

  岐山名吃臊子面中“臊子”一词,也能在古汉语中寻得踪迹。《水浒传》第三回这样写道,“鲁达坐下,道:‘奉着经略相公钧旨,要十斤精肉,切做臊子,不要见半点肥的在上面。’”

  不仅是字词,古汉语中的一些语法也沿用至今。李文利继续介绍说,曾有不少学生问她,肉夹馍何不名为“馍夹肉”。她对此的解释是,宝鸡人说话爱用叠词,因此过去称饼为“馍馍”,称烙饼为“烙馍”,而在省略了古汉语中表处所的介词“于”字后,“肉夹于馍”便简化成“肉夹馍”了。

  看似容易学着难

  与普通话相比,西府方言音调有所变化:普通话发阴平的,西府话念轻声;普通话发阳平的,西府话仍读阳平;普通话发上声的,西府话发去声;普通话发去声的,西府话发阴平。以上所说音调变化大略如此,但日常情况还会有一些特例。

  然而,外地人即便掌握了这种变化规律,也不见得就能说好西府话。在西府方言里,就有一些字的发音与普通话截然不同,《摇滚陕西话》一书的作者胡婕为我们举了几个例子。

  白居易的《卖炭翁》开头写道:“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后一句中的“色”字,如果按照普通话发音 sè,便不能与“黑”字形成押韵,但如果以西府方言的发音 sě i来读,这一句便是对仗且又押韵的好诗。

  同样,杜甫《梦李白》中写道:“恐非平生魂,路远不可测。魂来枫林青,魂返关塞黑。落月满屋梁,犹疑照颜色。水深波浪阔,天使蛟龙得。”如果按照西府方言来发音,即“测”读 cě i,“黑”读hě i,“色”读 sě i,“得”读 dě i,全诗则完美押韵。

  西府方言将“猪”字读作 zhǐ,这并非人们以为很土的读音,而是古汉语中“彘”字的发音,西府话中这样的读法正是古音古韵的延续。《鸿门宴》一文就有“项王曰:‘赐之彘肩。’樊哙覆其盾于地,加彘肩上,拔剑切而啖之”的记载。

  胡婕表示,正是有了这些不规则的发音,才让西府方言在粗犷豪放之外,多了一分委婉绵延,也让西府方言在历经千年之后,多了一分神秘色彩。

  独一无二西府话

  也许,许多年轻人认为,陕西话土里土气,难登大雅之堂,殊不知,在这块历史宝地上,陕西话得天独厚,博大精深。包括西府方言在内的关中方言,更是被称作“雅言”。《诗谱》中就有“商王不风不雅,而雅者放自周”之说,《周礼·秋官·大人行》中则对雅言的普及和推广有重要记述:“……王制曰:五方之民言语不通,嗜欲不同,达其志,通其欲。”

  秦统一六国后,作为“雅言”的西府话在全国越来越普及,影响久远。李文利举例说,西府方言中,“年时”是去年的意思,这个词语在古汉语中处处可见。元代卢挚的《清平乐》“年时寒食,直到清明节……今年寒食无家,东风恨满天涯”中,“年时”与“今年”相对应;宋代曹元庞的《十二时》“年时酒伴,年时去处,年时暮色。清明又近也!却天涯为客”中,“年时”与“清明”相对应,都表达了作者物是人非,感时伤怀的心情。

  从“官话”至“土话”,陕西话虽已不再光鲜,但绝不应就此遗忘。翻开文学的卷本,拂去历史的黄沙,细细品读,不难发现,其中亦有几个词是那么亲切,甚至要用陕西话来读,才能咂摸透其本质的意思。这是今人对古人在文学上的继承,反过来说,又何尝不是古人对今人在文化上的馈赠?(祝嘉 贾佳)

分类:方言 怎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