谚语歇后语

常用 上海方言3 大全意思怎么读

栏目:地方方言阅读:2 时间:2021-02-17来源:俗语网

上海土话—上海方言短信lt;?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侬杠!侬到底爱五哇?侬今朝无杠清尚!五细百侬亏!!!!(你说!你爱我吗?你今天不说清楚,我死给你看!)
  奈么这记僵特了,假使讲老天爷令的清让吾再来一趟,吾勿会神之呜之了,呆卜落笃看伊跑特,吾会帮伊讲吾老欢喜侬额,棒友,有空到我阁德来坐坐,我会德‘敌敌畏泡雀巢咖啡’八侬吃,要么‘肾大便冲特级龙井’来寺伐啦?蛮够意思来!!
  今遭老冷饿,多穿点衣裳
  长夜漫漫困不着觉,本来吾当是吾一噶头困不着,原来晶晶姑娘侬也困不着啊!
  美眉,我想色特侬了,侬嫁给我么好来,下趟我会帮侬捂脚各,让侬适宜适宜
  上联:瘪三,拉三,猪头三下联:拆4,拆5,拆烂污横批:瞎三话四
  可是,现在我知道我错了,而且彻底错了!爱,真的不需要任何理由的!我竟然是真的爱上了你。
  老历八早,有一段老刮三的感情摆勒吾的眼门前,碰到赤佬了,吾没去睬伊,等到格段感情窝死空勒以后,吾再晓得。
  落雨咯,打烊咯,小八辣子开会咯,大头娃娃跳舞咯。
  快点起来,上班要迟到勒!
  快点去上网!我寻侬!
  侬伐要噶十抢嘻嘻
  侬伐要老茄西西饿!
  侬伐哟憨进伐憨册!
  妹妹我发了,快地气收
  那嫩啦,每趟门弄会西无伐,塞帮我无里嘛里捣浆无。拧嘎嘎西会侬,那嫩啊把无地表四呀?
是我错特了,侬伐要生气哦
  我饿妈呀,弄哪能噶吓人的啦
  我去吃饭饭了,再会!
  吾会帮伊讲吾老欢喜侬额,假使来讲一定要拨伊敲定一段日节,格么吾想随便哪能总归要一万年。
  吾看侬噶葱动,吾就是配合侬一记嘛!
  吾老爱侬咯,代是吾勿晓得哪能对侬讲
  吾其实老欢喜侬饿,就是伐敢帮侬纲
  吾愿意为侬七喜,侬相信伐?
  吾再晓得奈么这记僵特了,假使讲老天爷令的清让吾再来一趟,吾勿会神之呜之了,呆卜落笃看伊跑特,小驹头,乖点,听吾闲话,我会得欢喜侬咯小坑子,各么今造牙到我请侬到“波特曼”切饭,好伐??不过小菜钞票、老酒钞票侬自摸,呵呵!!!
  牙道册气吃饭饭伐?
  牙道我等侬,侬一定要来哦
  要司老天爷在把我躺机会饿爱护,我会对以刚三饿字,格局爱护就司,要发弄,要把各队送光刚对TIME,就司世纪之戳。
  祝侬:上班天天掏糨糊
  最近侬过的哪能?
  等到格段感情窝死空勒以后,吾再晓得奈么这记僵特了,假使讲老天爷令的清让吾再来一趟,吾勿会神之呜之了伐准脓在外头乱搞八搞!
  乖乖,你好佬。有种你过啥!
  乖乖龙地洞,恩想你想地差噶子就死过去了。宝宝啊,把恩乖一乖竟该啊?
  憨劲发发,憨腔十足
  好好交跟我过日脚,我会得待侬好哦
  假使我嘎拔侬,侬会得对吾好伐?
  今朝是我生日,侬要早点回窝里相啊!
  今朝我到侬窝里相去
  今朝呀斗切啥?么地方问,我请侬切外好哇!(今天晚上吃啥?没地方混,我

上海土话—上海方言童谣

  笃笃笃,卖糖粥,
  三斤蒲桃四斤壳,
  吃侬肉,还侬壳,
  张家老伯伯勒拉伐?
  勒拉嗨。
  问侬讨只小花狗。
  侬来拣一只。
  汪汪汪
  摇啊摇,摇啊摇
  摇到外婆桥,
  外婆对我眯眯笑。
  买条鱼来烧烧咿,
  头勿熟,尾巴焦,
  盛勒碗里蹦蹦跳,
  猫吃仔,眯眯笑,
  狗吃仔,豁虎跳。

上海方言笑话—上海方言紫色爱情

  最近侬过的哪能?
  最近侬过的哪能?

  我爱侬一桑一世。

  美眉,吾想色特侬了,侬咖北吾么好来,下趟我会帮侬捂脚各,让侬适宜适宜。
  奈么这记僵特了,假使讲老天爷令的清让吾再来一趟,

  吾勿会神之呜之了,呆卜落笃看伊跑特,吾会帮伊讲吾老欢喜侬额。

  老历八早,有一段老刮三的感情摆勒吾的眼门前,碰到赤佬了,

  吾没去睬伊,等到格段感情窝死空勒以后,吾其实老欢喜侬饿,就是伐敢帮侬纲。

  今朝夜里侬到我屋里向白相好伐了?
  好好交跟我过日脚,我会得待侬好饿。
  弄工作伐要太吃力了,当心身体。

  牙道我等侬,侬一定要来哦。
  侬特无伐要登了该狠三狠四,个就么撒意思了,有腔调额,侬古来,阿拉拉场子,亏撒拧狠的古撒拧闹!
  侬晓得伐,吾老想侬咯,就算侬看上去老出气咯,长咯啊蛮撒气咯,

  还是克服自家老想吐咯念头,不来三了一想着侬又想吐了。

  那嫩啦,每趟门弄会西无伐,塞帮我无里嘛里捣浆无。拧嘎嘎西会侬,那嫩啊把无地表四呀?

  诺侬饿眼睛闭起来,乖乖的诺侬饿炒票把了我饿癌门前,乖哦!
  七煞侬,爱煞侬,一生一世盯牢侬。

  侬接棍阁,辣手阁,宁的侬算我路道粗,真扎台型噢!看到侬我只有服服帖帖。
  侬杠,侬到底爱五哇?侬今朝无杠清尚!五细百侬亏。
  棒友,有空到我阁德来坐坐。

  吾看侬噶葱动,吾就是配合侬一记嘛!
  侬夜到回来伐,今遭夜里相去白相伐,我等侬。

  今遭要落雨饿,记得带阳伞。

  侬晓得伐?我切饭想弄,捆高鞋想弄,连的刷牙齿鞋想弄,弄接受么好来!
  假使来讲一定要拨伊敲定一段日节,格么吾想随便哪能总归要一万年。

  侬实在老接棍各,吾交归陪服侬!
  落雨咯,打烊咯,小八辣子开会咯,大头娃娃跳舞咯。
  今朝牙里相,老重光,老地方,吾请侬切饭哦。
  小驹头,乖点,听吾闲话,我会得欢喜侬咯。

  长夜漫漫困不着觉,本来吾当是吾一噶头困不着,原来晶晶姑娘侬也困不着啊!
  吾老爱侬咯,代是吾勿晓得哪能对侬讲。
  侬又想混枪丝啊,租梦!
  吾愿意为侬七喜,侬相信伐?

上海粗话—上海骂人话的来源

  雌老虎
  俗语。悍妇。凶悍的,蛮横的女人。因为雌性老虎在育子期间非常凶猛,故借指脾气暴躁的女人,通常指中年妇女。

  瘪三
  洋泾浜英语。近代以后,不少难民进入上海避难,并形成了为数相当的以乞讨为生的城市游民。在英语中乞讨讲作begfor,而在洋经浜英语中多讲做begsay。这些乞丐白天沿街乞讨,夜间或宿车站码头,或露宿街头,形象猥琐,骨瘦如柴。汉语中把长势不好而干枯的稻麦称之瘪,于是begsay被汉译作瘪三。年幼者常被叫做“小瘪三”。

  巴子
  青帮切口。原做“靶子”,即挑衅、抢掠、敲诈、殴打的对象,犹如射击中的靶子。后又引申而指帮内或帮外能力较差、容易被人欺侮的笨蛋。上海俗语,指不懂上海市面或行情、容易被骗的人。该词初出现于80年代初。

  寿头
  俗语。痴呆,不开窍的人。也省作“寿”。词义出典无定说。一说认为即“寿星头”之省。在现实生活中,人们也发现先天性痴呆症患者最明显的特征就是额股特大而耸,额骨上布满皱纹,与画或塑像中的“寿星头”极像,于是人们以“寿头”喻痴呆者。

分类:常用 上海 方言 大全 意思 怎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