谚语歇后语

广东方言 大全意思

栏目:地方方言阅读:2 时间:2021-02-18来源:俗语网

折叠 编辑本段 粤语篇

折叠 综述

我国地图粤语,也称广东话,当地人称白话。有些所谓的“专家”还认为粤语等同于广州话,其实这是不正确的。广州话只是粤语的一个分支而已。不同地方的粤语有些字表达不一样,例如湛江那边的白话“不是”读“冇系”,化州话读“矛系”,而广州、香港读“唔系”,除此,中山,江门等等,说的白话都有差别,语气都不一样。

古汉语分为书面语和口头语两种形式。由于古代人民的口头语言,现在已经无法听到,我们常说的古代汉语只指的书面语言。

折叠 十四大特色

粤语方言有十四大特色。

一是音调、音节比较丰富。同汉语的主流北方语系和其他方言相比,粤语有着独自形成的音韵系统。现代普通话只有阴平、 阳平、上、去四声,而粤语方言则有九个声调和两个变调。声调即阴平、阳平、阴上、阳上、阴去、阳去、阴入、中入、阳 入九声;还有高平和高升两个变调。由于音域宽广,朗诵古诗特别上口和押韵。如杜甫的“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此诗的深、心、金、簪四字粤语音同韵,而现代汉语却不同韵,所以用粤语方言更铿锵有声。

二是保持大量的古汉语。粤语方言中很多是古汉语,例如: 食(吃)、行(走)、走(跑)、着(穿)、面(脸)、饮(喝)、畀(给)、斟(倒)、闹(骂)、晓(知道)、谂(想)、翼(翅 膀)、晏(迟)、滚水(开水)、倾偈(交谈)、下昼(下午)、趁虚(赶集)等等,都是古汉语。

三是保持大量的百越语。如:须同苏,逃同徒,酒同走,毛同无,早同祖,等等。粤语称美好事物为“赞”,如今苏州、宁波等地仍用此语。粤语的“咁多”,实为吴越的“介多”。粤语自称我们为“我哋”,吴越“侬哋”,“侬”是吴越古音。吴越语的“黄、王”读音不分,两广的白话也同样如此。

四是特殊词汇很多。如“菜”叫“餸”,“能干”叫“叻”,“什么”叫“乜嘢”,“睡”叫“瞓”等。广州人喜爱创造形象生动的俗语和俚语统称为惯用语。例如:八卦、即爱管闲事,爱讲是非;牛一,戏称生日;手信,送与亲友的礼物;醒水,指机灵;咁串,相当于趾高气扬;执生,指看着办;执笠,指商店倒闭;生猛,指生气勃勃;千祈,指切切不可大意;扮嘢,指卖弄;坳撬,指不顺畅,有龃龉;沙尘,指轻浮,骄纵;纹路,指条理;拍拖,喻为恋爱;拥趸,指坚定的拥护者;俾面,为赏面、给面子的意思,等等。粤地名多用涌、沥、甫等;称小东西用“仔”,如“刀仔”、“凳仔”、“人仔”等;称外国的东西为“番”,如叫老外叫“老番”等;粤语方言将车船停靠叫作“埋站”,结账叫做“埋单”。

五是吸收外来语成分多。唐宋时期吸收阿拉伯语,如邋遢(赃),清至民国时期则大量吸收英语,如波(球),呔(车胎),的士(出租车),花臣(花样),菲林(胶卷),士的(拐杖),士巴拿(扳手),买飞(买票)等。特别近年来,粤语方言的发展变化较大,吸收很多外来语,词汇创造量十分丰富,甚至将英语直译成粤语方言,如将party说成“派对”;show说成“大骚”;cool说成“酷”;等等。

粤语外来词主要来自英语。近数十年来,香港粤语中吸收外来词特别多,影响著广东境内的粤语区。这些外来词很多是汉语北方话没有吸收的,如“士多”(store),北方话中说“商店”;有的是北方话吸收了但译法不同,如北方话中的“沙拉”在粤语中译为“沙律”;不少外国人名在粤语中的译法,亦与北方话存在很大差别,如第四十三任美国总统George Walker Bush在北方话中翻译成“布什”,粤语则把他翻译成“布殊”[1][2]。

从1980年代开始,不少粤语外来词随著香港、珠三角等等粤语区居民和内地交流更加频繁,渐渐进入了北方话,例如“巴士”(bus)、“贴士”(tips)等等。有时,这些词被北方话吸收的时候发生失真,如粤语“搭的”(“搭的士”的简称,香港不通用)被北方话当作“打的”吸收[1][2]。

香港粤语口语中还经常直接使用英文单词,比如,“文件夹”通常用 file(读若“fai-lo”,有文具店会写成“快劳”);男警员或男老师称作“阿sir”(女警叫“Madam”、女老师叫“Miss”),工作加班称为“开OT”(源自英语Overtime)等等。虽然不少英文发音会翻译成汉字,但香港人不时会直接以英文字表达字词,如“感觉”用feel代替,也没有相关汉字表述该读音。值得注意是,为迁就粤语的节奏,feel往往会读成few,失去L尾声,fax 读成“fae-si”加重尾音。这种中英夹杂的地道用法在香港十分流行,而且在广东省粤语区中也在逐渐增多[1][2]。

六是词语结构特殊。粤语方言的名词重叠成分多。如口多多(多嘴),心思思(心想),眼白白(睁眼)等;或者将动词、形容词重叠,如搞搞震(搞事),湿湿碎(琐碎)等。

七是喜欢倒装。如普通话的“要紧”,粤语方言说成“紧要”;粤语方言将“客人”说成“人客”;将“公鸡”说成“鸡公”;将“母鸡”叫做“鸡婆”、“鸡项”。等等。这些用词都带有古越语痕迹。

八是语法颠倒。粤语方言含双宾语的句式,语序排列正好同普通话颠倒。如普通话习惯说“我给你送礼物”,粤语的习惯说法是“我送你礼物给你”;普通话说“你先吃”,粤语方言说“你吃先”,等等。粤语方言是“主语谓语直接宾语(事或物)间接宾语(人)”,两个宾语的语法词序与汉语不同,如粤人喜欢说“我年纪大过你”,中原人则说“我年纪比你大”。

九是喜用民间俚语。请看下面一段粤语方言:昨天“潮流兴”“炒更”,今日有兴“跳槽”。今日“老细”“炒你鱿鱼”,听日话唔定你会“炒”“波士”。所以你要自己“执生”,就系“食自己”。上一段话尽管你每只字都认识,但其中的意思只有懂粤语的人才明白,粤语方言的奥妙堪值品味。

十是颇具特色的歇后语。粤人在日常言语中喜欢掺进生动、幽默、谐趣的歇后语作为口头禅。如:扮猪吃老虎----诈傻扮懵;年晚煎堆----人有我有,等等。一些歇后语的表现手法也非常丰富,有比喻性的,如“

“蚕虫师爷 解释:自困自”,“绣花枕头 解释:中看不中用”,“牛嚼牡丹 解释:唔识花共草”;有假借性的,如“死鸡撑饭盖 解释:死顶”,“半夜食黄瓜 解释:唔知头定尾”,“隔夜油炸鬼 解释:没厘火气”;有双关性的,

如“打破沙盆 解释:问到笃”,“二打六 解释:未过斤两”,“黄皮树了哥 解释:唔熟唔食”,“无掩鸡笼 解释:自出自入”;有谐音性的,如“外甥打灯笼 解释:照舅(旧)”;有典故性的,如“姜太工封神 解释:漏了自己”,等等。

十一保留较多古南越语底层成分

古代南迁到岭南地区的汉人与“南越族”土著长期杂居,彼此间语言、文化、习俗等各方面不自觉地相互渗透。粤语既有古汉语成分又有古代南越语成分,正是两个民族相互融合的结果。现代粤语中也仍然含有许多古代“南越语”的成分,主要表现在词汇方面。举例说,在粤语中“呢”表示“这”,如“呢个”(这个);“唔”表示“不”,如“唔好”(不好);“虾”表示“欺负”,如“虾细路”(欺负小孩),“边”表示“哪”,如“边个”(哪个)等等。这都是“古越语”底层词的遗留。古越语底层词在粤语中非常重要,若抽去则粤语会严重“残废”,无法正常实现表达和沟通的语言功能[1][2]。

十二拥有大量与汉语北方话不同的特有词汇

粤语在变化发展过程中也不断出现许许多多与汉语北方话不同的特有的词汇,这些词汇有的沿用至今,成为粤语的另一特色。日常用语中粤语不同于北方话的词汇可多达50%以上。在科学技术领域两者不同的词汇比较低,小于10%[1][2]。

十三发音系统较复杂

粤语有相当复杂的声调系统,这与北方话(官话方言)差别非常大。在粤语中相当完整地保留了古汉语的入声,而且还由阴入、阳入分化出中入。标准粤语有九个声调,分别为:阴平、阳平、阴上、阳上、阴去、阳去、阴入、中入、阳入。关于粤语的发音和拼写,详见粤语罗马化方案(粤语拼音或粤语罗马字)[1][2]。

十四粤语的书写系统

现代粤语在正式场合里普遍采用二十世纪初兴起的现代汉语白话文书写系统,其语法、词汇跟普通话书面语大致相同。这种白话文的语法、词汇和用语与粤语有较大的差别,不过人们似乎已经基本上习惯了这种差异,不觉有大的不便。但当人们用粤语读这种白话文的时候,一般是不会完全按照字面来读的。朗读者会习惯上根据粤语语法、词汇及用语对字面文句进行调整,用粤语复述出来[1][2]。

大众媒体为贴近民众,不时会加入大量广东用语。部分杂志会采用另外一套粤语自己的白话文书写系统,大量按照粤语语法及用语书写,不懂粤语的中文使用者是难以理解这种粤语白话文的。报纸则会采取折衷方法,主要行文都是以普通话白话文书写,但在对话和引言中,会使用粤语白话文书写广东话对白,令文章更为生动,并避免在翻译成汉语白话文时出现失真[1][2]。

因粤语白话文书写会用到大量粤语独有的粤字,在大五码系统(由台湾公司建立的繁文系统)的电脑中没有收录这些字,书写粤语尤为不便。香港政府早年曾推出一个香港增补字符集 HKSCS,收录了扩增粤字约5000字左右),如“啲”、“嘅”、“攞”、“揸”、“嘢”、“冚”等等。在最新一版的增补字符集中,进一步收录了一些所谓的“粗口字”。此做法备受质疑,因为粗口乃社会的一般禁忌。但谈到学术层面,始终“粗口”不被普遍认同。香港政府方面则表示收录“粗口字”乃方便警方录取口供时使用。姑勿论谁对谁错,借著这套增补字符集,大部份粤语口语都可以被书写出来[1][2]。

由于并非所有电脑都装有广东字增补字集,粤语使用者在网上讨论区等非正式场合,在没办法打出粤字的时候,会折中地以英文的“o”代替口字旁,写成“o的”、“o既”、“o野”来代替“啲”、“嘅”、“嘢”这类粤字[1][2]。

(来源:深圳之窗)

注:有专家认为与广东方言与吴越(楚)语言有许多相近之处是错误的

折叠 编辑本段 潮语篇

折叠 综述

新编潮州音字典潮州方言(Teochew),即潮州话,属汉语方言八大语系之一的闽南语系。也是现今全国最古远、最特殊的方言。潮州话分布于广东省东部的潮汕地区以及海外有华人的地区。英文称为 Teochew 或者 Chiuchow,是“潮州”两字的音译。潮州话一词受海内外潮人普遍认同,因其沿用至今已一千多年,词典、专著等学术性著作均以“潮州话”为准。古朴典雅,词汇丰富,语法特殊,保留古音古词古义多,语言生动又富幽默感,与其他语言很大区别。正如其他汉语方言,潮州话究竟是语言或是方言,至今仍未有定论。然而,纯粹以语言学角度而言,潮州话以至整个闽南语可看作是独立的语言,因为它们与其他方言不能互相理解。根据Glossika,潮州话与厦门方言互通程度为50.4%,与普通话为46.1%,与粤语则为43.5%。潮汕地区不同地方的潮州话也有分别,不同城市或地区语言各有自己特点。

折叠 由来

潮州话源自闽南语(莆田话)。潮州先人主要是闽南的莆田人,从9至18世纪期间陆续移民潮州汕头,规模最大的在南宋末年,几十万闽南的莆田人集体向南移民到广东东部,即今潮汕地区。移民原因主要是从唐朝后期开始莆田人口过多,土地不足和为了逃避南宋末年,元朝后期、明朝末年闽南(莆田)的战乱。

潮州话源于潮州府,也就是其名称的由来,古代潮州府包括今揭西、潮州、汕头、揭阳、潮阳、普宁、潮安、饶平、惠来、澄海等。客家话地区大埔和丰顺都有说潮州话的居民。而饶平等主要潮州话分布区,也有说客家话的居民。另陆丰三甲地区附近也有说潮州话。雷州半岛操雷州话也属于潮州话的一种。

18至20世纪期间,潮州居民是移居东南亚的主要华人族群之一,故此潮州话成为海外华人的主要方言之一。因此,潮汕地区以外的华人社群,也有很多人操潮州话。

其中,很多潮州人在泰国和柬埔寨定居,成为当地最大的华人族群。潮州人在香港、越南、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印尼(尤其是廖内省、北苏门答腊省、南苏门答腊省、西加里曼丹的坤甸和吉打邦)形成重要的少数族群。一些潮州人也在澳大利亚、新西兰、北美洲和欧洲居住,一些从潮州地区而来,一些则从东南亚而至。

折叠 现状

可是,随着全球化的普及,潮州话的母语使用者逐渐减少。受到共同文化和传媒影响,很多原以潮州话为母语的新加坡华裔青少年,都转而说英语、华语和闽南语(与潮州话有些互通)。华语也渐渐取代潮州话,成为年轻人的母语。尽管如此,潮州话仍然是很多新加坡华人的母语,而潮州人也是新加坡华人第二大族群,仅次于闽南人。

潮州话在广东东部的潮汕地区以及海外华人中广泛使用,是知名度较高的一个古老方言,属于闽南语系,但与闽台的闽南话差异很大。语法与闽台片相同,词汇也有高度的对应,语音语调上则差异明显,彼此互通存在不少难度。潮州话包含了很多的古汉语成分,在古代,潮汕先人本来居住在中原一带,为了逃避战乱,一路往海边迁徙,到达福建莆田,定居一段时间之后,又集体迁徙到今天的潮汕地区。所以潮州话是遗留下来的古汉语,同时也受到南越国少数民族的影响。

折叠 编辑本段 客语篇

折叠 综述

我国.广州客语(Hakkanese),又称客嫁语、客嫁话等,部分地区还又称涯话、新民话、土广东话、粤东语等,是汉藏语系汉语族内的一种声调语言,2009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定义为语言。语言学者对于该将客嫁话归属至方言,抑或是当成一门语言仍有一定争论。在国外认为汉藏语系汉语族下的一门独立语言,在国内是则被认为是汉语七大方言之一。客语地区主要集中在粤东、闽西、赣南交界的赣闽粤客家地区,并被广泛使用于我国南方、台湾、马来西亚及一些华人社区。此语言历史悠久,但是被定名为客语则是20世纪的事情。

折叠 历史

客家人是南越族、闽越族、畲族和汉族的民族融合体,最终形成汉化为汉族的一个新民系。后又因战乱和人口膨胀等原因一部份又从这三地继续迁往全国其他省份以及东南亚,一个民系成立的重要因素之一就是有共同的语言。客家民系的共同语言即是客家方言,又称客语。

折叠 分布

从分布上看,主要在福建、广西、广东、江西,湖南,台湾,四川等几个省,海外有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等地。

地区,具体说,国内主要分布:福建 解释:闽西地区的长汀县,宁化,连城,上杭等8个县;广西罗城、玉林、柳州、贵港等10个县市;广东梅州,惠州,河源,南雄等16县市;江西南部宁都,瑞金,兴国寻乌,赣州等14县市。客家话的活化石是江西抚州话 此外,非纯客县,如福建南靖,平和,诏安,龙岩;广东潮州(含普宁揭西等地),海丰,韶关,东莞;江西铜鼓,广昌,永丰等不少县市的许多地区也讲客家话。此外,台湾、海南、四川、湖南等不同程度地分布着客家话。

依据内部的差异,客家话大体可以分为四个类型:以长汀话为主流的闽西客家话,以梅县话为主流的粤东客家话,以赣县蟠龙话为主流的赣南客家话,以河源话为主流的东江水源音。进一步,可以分为如下八片:粤台片,粤中片(含河源小片和惠州小片等),漳潮片,粤北片,宁龙片,于桂片,汀北片(又称闽客片),铜鼓片。

其中分布在广东的有粤台片、漳潮片、粤中片、粤北片等,还包括粤西三个小方言区(涯话)和散落在广东各地的大大小小客家方言岛。大致如下:梅县、韶关、惠州、兴宁、五华、蕉岭、大埔、平远、龙川、和平、始兴、连平、新丰、河源、丰顺、紫金、南雄、翁源、博罗、宝安、惠阳、惠东、揭西、仁化、乐昌、廉江、曲江、乳源、连南、英德等地,以客家话为主,或当中有相当部分地区使用客家话;饶平、潮州、揭阳、潮阳、惠来、普宁、陆丰、海丰、龙门、深圳、佛冈、清远、从化、花县、南海、增城、广州、东莞、中山、珠海、斗门、新会、连县、连山、阳山、广宁、三水、高要、云浮、高明、新兴、鹤山、开平、台山、郁南、罗定、阳春、阳江、信宜、高州、茂名、四会、化州、遂溪、海康、徐闻、电白等地也有客家话分布。

折叠 语音特点

语音上:多送气音,古全浊声母,不论平声仄声,大多变读为送气清音,如,“别,步,抱”多读作[p-],“地,大,弟”读作[t-],“在,字,坐”读作[ ts-],“旧,舅”读为[ k-]。古非敷、奉声母部分字今读作,而客话读重唇音,如“斧,分,放,腹”念[p-],“孵,讣”读[p-],“扶,肥,饭”也念[p-]。古晓匣母合口字,客家话中多读[f-]声母或[v-],如火,花念[f-],“话黄换”念[v-]。古是晓组声母(如“基,欺,希”的声母),在细音前不腭化,仍保留舌根及喉音[k-][k-][h-]的读法;大部分地区没有撮口呼韵母,撮口呼韵母混入齐齿呼韵母;古鼻音韵尾和塞音韵尾各地不同程度地保留着。

声调上,多数地区是6个声调,少数地区有5个或7个声调。闽西长汀话,连城,清流都没有入声,剩下平声分阴阳,去声分阴阳,上声自成调共5个调。粤东客话平声入声分阴阳,上去不分阴阳。闽西客家话的永定话,上杭话保留阴入阳入两个声调。

词汇语法上,最明显的是保留了不少古汉语词语。如“禾(稻子),食(吃),索(绳子),面 (脸)”。还有一些具有本方言特色的词,如"目珠(眼睛)目汁(眼泪)"等。在语法上,常用一些如“老, 公,子,哩,头”等前缀、后缀;用一些特定的助词或词语(如“黎,咧”等)表示动作时态;通过变化指示代词和声调变化区分近指和远指等等。

折叠 编辑本段 雷州话

雷州话,又称作黎话和雷语,属于闽南语琼文片的一支,现主要使用于雷州半岛的雷州、徐闻、遂溪等地,在湛江地区以及电白沿海各镇都成为一种通用语言。使用雷州语的雷州人口约400万。

雷州话的使用者为唐代以来的闽南移民后裔,与现今闽南地区语言有许许多多相同的地方,同时也有些差异,与潮汕话和海南话则更相近,但还是有差异。使用雷州话演唱的雷剧很有特色。

折叠 编辑本段 粤北土话

粤北土话过去称韶州土话,当地人称之为“虱乸话”(粤语耶鲁拼音:Sat Na Wa)。分布在广东北部的乐昌、仁化、乳源、曲江、南雄、浈江、武江、连州、连南等县区,对于粤北土话的归属问题至今还没有一个定论。有学者认为粤北土话是广西平话的扩展地区;也有学者认为粤北土话是在宋代赣语的基础上,混合了粤语、西南官话等的混合性方言。目前使用人数约200万,而语系归属也不明。

分类:广东 方言 大全 意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