谚语歇后语

常用 21种粤语方言同土话,学的是哪一种呢 意思

栏目:地方方言阅读:1 时间:2021-02-18来源:俗语网
声明:本站以广州方言,香港粤语学习为主

  广东语言地图
  橙色粤语区
  绿色客家区
  红色闽南区
  棕色韶州土话
  黄色少数民族语言
  广东各地的粤语方言和土语,你说的是哪种?
  >> A
  (粤海粤语)
  粤海粤语,也称粤语“广府片”,即为通常指的广府话。粤语的标准音 解释:广州话即属于粤海片。粤海片内部差异不大,彼此一般能较流畅的通话。包括广州话、香港粤语、韶关白话、湛江白话。香港话和广州话极接近,而湛江白话与广州话相比则有一定的变化。
  >> A-01
  (广州方言)
  广州方言又称“广州话”,因地处珠江流域中心城市,为广州、香港等大都市数千万本地居民的母语,长期引导传统的粤语戏曲文化和粤语流行文化,影响力强大,被各粤语方言区人们接纳为约定俗成的公认标准音。广州话本身亦在不断缓慢变化。广州音的收音范围比较广,连佛山、中山、香港的部分口音也一并收录。
  1949年前的广州话用词比较古雅,受北方话的影响也较少。但在最近的数十年,在“推广普通话”运动的影响下,近20年来广州人的北方话水平在大大提高的同时,许多地道的广州话词语在日常使用中消失。例如今天的广州人已经很少像20年前那样,用“金鱼黄”来形容“橙色”;黄犬、塘尾、蠄蟧、田鸡这些动物是什么已经无人知晓;甚至在公共交通工具上,广州话广播词也生硬地用粤语来读出北方话的词语,例如会使用:“站”而非“企”;电视上也通常说“逛街”,而非“行街”。
  在受粤语普通话化的同时也产生了一些如“落班”、“落课”等粤语与北方话的混合词,但这并不是生硬的照搬普通话的发音。因为粤语本身就有官话发音和白话发音两套系统。官话发音用于读文章。因此,公共交通工具上的广播,并不是生硬的,照搬普通话的发音,而是广东话的官话读法。如果不按照官话读法的话,听众听了会感觉非常怪,而且不正式。
  广州人在交谈中也常常出现外来语,如“巴士”、“的士”、“摩托”,说“拜拜”多过“再见”。受到香港粤语的影响,年轻人也会常混合简单英文,如“得啦”说成“OK”。
  >> A-02
  (南番顺方言)
  因为今天的广州、番禺及南海无论从地理还是历史上看来都联结得非常紧密 解释:广州、番禺、南海三个地名在历史上甚至代表的都是同一个地方,所以今天广州、番禺和南海的方言比较接近,但顺德有不少字的发音跟其他地方不同,例如:“凹”不读[n?p]而读[ni?p];“吃饭”不叫“食饭”而叫“吔[jɑ?k]饭”。单是佛山市地区下面也有很多不同的方言,如石湾话、九江话、西樵话,主要是一些语音和用语的不同。顺德话(大良音)与广州话声调上的差异主要是粤语第四声的不同,顺德话的第四声调值是32(广州话的是21),较广州话为高。
  声母与广州话基本一致。韵母上与广州话不同的地方比较零散:如“事”,顺德话[sü6],广州话[si6];“咸”顺德话[hem4],广州话[ham4](注:这两个第四声音调实际上也不同)。但近年随着大众传媒的发展,顺德话有向广州话靠拢的趋势,尤其韵母上更是如此,如“事”发成广州话的[si6],“咸”发成[ham4](声调仍为顺德话的第四声)。(以下资料出处:作者在本地出生和生活超过50年,所述均为生活经验)其实,顺德话的使用地区也超出顺德地域,最典型的顺德话以顺德大良镇为代表,顺德境内的各个城镇均有一定的区别,其中,伦教镇以南地区至容桂镇一带语调语境与大良话差不多,北滘镇以北地域语调稍低。中山小榄,东凤,南头,黄埔,三角,民众等镇所操口音与顺德话区别不大,番禺大部分地区的口音也与顺德话差不多。顺德北滘与番禺钟村所操口音一模一样。顺德龙江与佛山禅城区祖庙街,石湾、栏石、南海平洲的口音也非常相似。另外,珠三角一带的水上人家所操疍家话语调语音也同顺德话相似。中山的“咸水歌”,顺德的“喊四句”和“龙舟小调'均用顺德口音演唱。历史上,顺德出过不少粤剧名伶。
  >> A-03
  (香山方言)
  石岐话主要流行于广东中山市城区石岐以南地区,与广州话相近,但又不尽相同。对一些事物的名称或一般用语的叫法与广州话相比有其独特的一面。中山石岐人完全懂得听和讲广州话,但广州人或香港人不完全听得懂石岐话。如广州话“瞓觉”(睡觉之意),“瞓觉”一说石岐话也用,不过一般称作“寐觉”(寐此处音“眯”[mī])。石岐话形容一个人懒惰有习语“吃寐屙坐”。广州话“头先”(刚刚之意),石岐话也用,不过多称作“近”(音“紧思”[g?n si])、“啱先”。另外石岐话在口音方面与广州话也有些不同,例如合口字没有轻唇音;广州话以声母为f的晓母字或匣母字在石岐话以h为声母,如风扇,石岐话读hung-sin;克服,石岐话读作kaak-huk。
  在1970年代末以后,因为香港电视而导致石岐话不断向广州话靠拢,许多旧有的发音与词汇用法都逐渐减少以至消亡。例如上述的合口字发音,后生开始将合口晓母字按广州话读为轻唇音,又如上述之“寐觉”使用频率越来越低,逐渐被“瞓觉”所取代。“下间”(厨房)、“银钱”(元的俗称,“两个银钱”即是两元)这些老式石岐话新一代中山人已经很少使用。
  >> A-04
  (梧州方言)
  梧州粤语属广府片,与广州话很接近。主要分布在梧州市,桂平市区,及下属的马皮,南木,金田,江口等,平南县大安、丹竹、武林3镇,苍梧县城,贺县县城及附近。内部差异很小。以梧州话作代表,语音系统声母21个,韵母46个。
  >> A-05
  (港澳粤语)
  香港粤语是指香港官方、媒体,以及香港市区使用的粤语,语音为广州音,专有名称的词汇则与广州方言有一定差别,但不影响双方沟通,在生活上也不易察觉。澳门粤语长期受香港粤语影响,因此完全一致,外来语更多使用英文外来语,而葡文外来语并不多见。香港于1997年前仍有相当人数称之为广州话、白话;1997年后基本以粤语、广东话作为粤港粤语的正式名称。但近年出现了不少对“广东话”这个名称的质疑(参见广东话),为避免名称冲突也有人称为广府话。
  香港新界的本地粤语以莞宝片围头话为主。
  1949年前的香港,由于粤、客混居,所以香港方言带有很浓的粤客混杂的口音(即香港客家话和香港广府话在音调和词汇相互影响)。
  1949年后,香港口音呈现多种粤语口音并存的情况,即有上述广东粤语口音交杂使用的情况,如“事”读“树”、“处”读“恕”。
  1980年代,香港口音开始出现大量懒音,当中以鼻音消失 (即n/l不分) 及w拗音的消失最为显著。部份年青人把“你”[nei]和“我”[] 念成 [lei]和 [?] 。
  把“国”[gw?k] 误读成“角”[g?k],“过”[gw?] 读成“个”[g?] 。一种讲法认为,这现象似乎与大量外地移民有关,对他们而言, n/l 的发音差异不大,在大部分情况下混淆两者亦不会带来严重的沟通障碍,于是他们来港学习这种新方言时,往往舍难取易,淡化一些难以分辨的发音之差异。这亦所谓“移民理论”,这种现象在台式国语、美式英语的演化过程中,亦曾出现。另一方面,香港生活节奏快,年轻人谈话时因求急促而忽略了某些音,电视媒体亦不注重口语误读,最终导致年轻人以讹传讹。而反观广州老城区居民,吐字清晰标准,即使每日收看香港电视,亦未曾改变口音。
  不过,1980年代之前的大众媒体依然尽力避免在电台电视节目上出现懒音,直到今天,部分香港文语言学家亦对懒音屡加抨击,并提出粤语正音运动,但懒音似乎已经为香港粤语的特色,在大多数大众媒体、歌手表演中,懒音更屡屡出现在七、八十年代出生的一辈口中。但总体上,香港方言与广州方言仍然非常接近。
  英语在香港比较普及,加上从前香港通常比内地较先接触外来的新事物,过去不谙英语的低下阶层会用广州话拼读日常的英语词汇,所以香港粤语的英语外来词十分普遍。例如:“地盘管工”叫“科文”(foreman)、“煞车”叫“逼力”(brake)、“轴承”叫“啤令”(bearing)、“草莓”叫“士多啤梨”(strawberry)等等。不少老人家仍把“邮票”称作“士担”(stamp)、“保险”叫“燕梳”(insurance)等。另外,香港人对男老师及男警察称作“阿Sir”、女老师称作“Miss”。这些地道的用语可能会使外地粤语使用者不知所云。
  有种观点认为,以现在香港流行的“懒音”作为香港标准粤语与广州话之区别标准较为合理。以有无使用“英文之广州话拼读”来区分香港标准粤语与广州话,如广州叫“地盘管工”,香港叫“科文”,而佛山译成“课文”,就会存在一个佛山标准粤语。这种划分方法从语言的角度上看是不成立的,因其发音完全相同,且用词并不排斥。其实早于香港开埠之前,广州已经有使用外来语,现今之外来语未必全是香港所创。
  由于在1980年代到1990年代大量香港人移民到海外,使海外的粤语亦受到香港方言的影响,亦确立世界上出现标准粤语,取音与语法标准亦仍为广州话。在日常用语及新闻中亦出现诸如“劲爆”(急速地超越)、“碌卡”(刷卡)等港式用语。此外,在粤港(中港)两地的生活用语上,也时常存在用词的差别。
  >> B
  (莞宝粤语)
  莞宝粤语包括东莞方言和宝安方言(深圳本地粤语为莞宝方言,市区通行广州方言及普通话),前者以莞城话为标准,后者以围头话为标准。有人把莞宝片合并到粤海片里。但事实上,莞宝方言和粤海方言之间通话有较大的困难(例如:在电影《我爱扭纹柴》里有不少围头话对白,不少在市区生活的香港人都听不明白这些对白),将莞宝片独立出来比较符合事实。
  >> B-01
  (东莞话)
  东莞方言包括东莞话和疍话。后者不属于莞宝粤语。东莞话以莞城话为标准。莞城话与广州话口音差别很大。未受过训练的广州人不经过适应比较难以听懂莞城话;反之很少接触广州话的莞城老人也很跟广州人沟通也存在一定的困难。
  >> B-02
  (宝安方言)
  宝安方言又称围头话,因为这种方言普遍用于这个区内的围村里。深圳宝安区福永、松岗、沙井,龙岗区平湖,南山区南头部分地区,香港新界的锦田都使用这种方言。还有深圳市区内有几十条自然村也是说围头话,例如水围、上沙、下沙、沙尾、沙嘴、石厦、梅林、皇岗、新洲、福田、岗厦、上步、赤尾,等等。这些围头话跟香港新界锦田的围头话完全一致。
  >> C
  (罗广粤语)
  罗广粤语分布于肇庆、四会、罗定、广宁、怀集、封开、德庆、郁南、阳山、连州、连山等县市。以肇庆话为代表。罗广粤语虽然所有语音、词汇都在跟广州方言片靠拢,但在语调上依然保留早期古语的特色。如阴平调的高降调与高平调有明显差别,阴入调须重读(调值与普通话第四声相近)。几乎无粤海粤语中所盛行的懒音,[n] , [l] 音分明;所有非元音开头的字,均冠以声母 [?] ,珂 [1] ,矮 [i2] ,亚 [?a3] ,爱 [i3] ,恶 [k3] 。
  >> D
  (四邑粤语)
  四邑方言是指新会、恩平、开平、台山等地的方言,当中以台山话为代表。珠海有一半人讲四邑方言(特别是斗门一带),而其他地区则使用香山片粤语,但两者现时已慢慢融合,是四邑方言中最接近广州方言的一种。
  四邑方言是粤语系统中跟广州方言差异最大的方言之一。根据语言学家的研究,在四百年前,部分福建人从福建莆田经海路迁入四邑地区,与当地的广府人和少数南越族的后裔,以及其后移入四邑的少数客家人融合形成了独特的四邑话。可以认为四邑话是以几百年前的本地粤语为主体,先后受闽南语、客家话影响而发展出来的一种粤语语言。这种观点从四邑话的发音和词汇可以得到佐证。
  由于语音差距很大,一般广府人只能听懂约三、四成的四邑粤语对话。因此,过去香港的四邑人一直保持与广府人不同的族群认同。
  四邑人于香港开埠初期即已到来香港市区工作,于族群内保持高度的团结,因此其语言得以保留。与其他族群一样,香港说四邑话的家族于1970年代开始因族群观念转淡而改说广府话。受广府强烈的辐射影响,珠江三角洲地区的四邑人亦逐渐产生广府认同。
  >> E
  (高阳粤语)
  高阳方言主要分布于阳江、雷州半岛一带。
  >> F
  (邕浔粤语)
  邕浔片粤语在广西分布范围很广,除南宁及周边地区外,广西西部的百色、龙州粤语亦属邕浔片。主要流行于邕州、浔州(桂平市古称)两岸交通便利的城镇,如南宁市及邕宁县、崇左县、宁明县、横县、桂平市下属乡镇、平南县等县城以及柳州市部分地区。以南宁市为代表点。但是由于自八十年代后大量外来人口的涌入,加上南宁市政府的语言文化政策是削弱地方方言改而推广普通话,南宁市区内南宁话的使用人口大幅度下降,南宁话使用人口锐减到不足三成。邕浔粤语的代表性口音实际上已迁移到古称“浔州”的桂平市下属乡镇。现在也有相当多人忧虑南宁话事实上已经变成死语。
  >> G
  (勾漏粤语)
  勾漏粤语主要分布在玉林及梧州两地区13个县市(除平南县、桂平县城外)。音系复杂,声调有10个,内爆音明显。一些字的鼻音韵尾失落,如“两”读为[lar]。
  以及词汇也很有特点。与广州话差别较大,操语双方对话沟通交流比较困难。广东怀集地区粤语亦属勾漏片。勾漏粤语的代表有玉林话、广宁话、怀集话、藤县话等。
  >> H
  (钦廉粤语)
  钦廉粤语主要分布钦州市、合浦县(旧称廉州)、浦北县、防城县、灵山县及北海市。
  >> I
  (吴化粤语)
  >> I-01
  (吴川话)
  吴川话分布于广东省吴川市、湛江市。
  >> J
  (疍家话)
  疍家的定义在学术界有争议,一说是沿海地区渔民的自称,一说是“水上广东人”的自称。疍家话又名水上广东话,普遍通行于两广的水上人家;但是浙江,福建沿海也有少数渔民自称“疍家”,不过所操语言跟两广疍民差别甚大。疍家话跟广州话可以互通,但疍家音明显。学术界对疍家话的系属曾经有过一些争议,一说认为疍家话属于粤语,另一说认为疍家话自成体系。
  >> K
  (东江本地话)
  东江本地话是东江流域中上游地区的一个土语群,主要分布于惠州和河源。东江本地话同时具有粤语和客家话的特点,分类归属上存在争议。学界对东江本地话的专门研究很少,传统上笼统地将东江本地话并入客家话粤中片,也有学者将东江本地话划为粤语惠河片。近年来刘叔新等对东江本地话作了系统的研究,认为这个土语群比客家话古老,是客家迁入粤中和粤东之前的本地语言,
  与粤语有较为密切的亲缘关系;后为大规模迁入并成为粤中、粤东主流语言的客家话包围,不断同化,形成今天既接近客家话又不同程度保留粤语典型特点的土语群,并因此而将东江本地话划属粤语[2]。一些主流客家话使用者称东江本地话为“蛇话”(或“畲话”),略带贬义意味。典型的东江本地话代表有惠州本地话(惠城话)、龙门本地话。
  >> L
  (惠州本地话)
  惠州本地话兼有粤语和客家话的诸多特点,是最为著名的东江本地话典型代表。有人主张将它划入客家话东江本地片,也有人主张将它归为粤语惠河片(或东江片)。
  >> M
  (龙门本地话)
  龙门本地话是东江本地话的一种,一般被归为粤语方言。也有归类为客家方言东江片的。事实上。龙门话兼有两者特点,可以视为粤语和客家方言互相渗透的产物。
  >> N
  (儋州话)
  儋州话也属于粤语方言。 属汉藏语系汉语粤语方言系统。120多万人使用,主要分布在儋州、三亚、昌江、东方等市县的沿海一带地区
  >> O
  (桂南平话)
  广西南部平话传统上划入粤语方言,近年来有人试图尝试将桂南平话独立出粤语,但相对于跟其他粤语方言的诸多共同点来说,少数的几点相异之处难以作为桂南平话独立的证据。
  >> P
  (一些消退的、稀有粤语方言)
  粤语在南粤地区,随着城市化的扩展,一些稀有的粤语方言语种陆续消失。以五邑地区四邑方言(旧时称四邑,现加鹤山为五邑)为例,江门、新会、鹤山、台山等地,应该属于粤语稀少方言最多的范围,曾经有一村一方言的奇景。这在整个南粤地区来说属于罕见,据一些不确定的考究,和历史上的村落聚居文化有着关联。
  以老江门为例(江门的粤语方言统称为四邑方言,北街话、水南话、曾经是属于江门市区地区内相对广泛的小方言语种,北街话口音偏近广州话,但与广州话有明显差异,北街话明显声调更偏高,昃重轻声,带清晰尾音,随着十几年的城市开发,目前北街话基本只剩下在老一代人口中传递著,甚至亦可以作为一个消退的语种。水南话,口音比江门话原音更浓重,但亦随着水南村落的大面积城市化彻底消退在江门城中。白沙话亦是江门话中消退更早的语种(据不完全考证在1980年代初期已经消退。),目前江门市区内保存有的乡村型方言基本只剩下‘外海’、‘潮连’、‘滘头话’、‘礼乐话’等几个人尚算口众多的小语种,因为其村落虽然被城市化包围,但因为村落体系、地貌、人口等保持完整,语种依旧得以长存保留。以上描述几种语言,曾经只存在于一个约方圆十公里左右的江门市区周边地域之内,但口音有很大差异性。
  新会(现属江门管理范围,原属单市)更是一个相对多语种的大范围地区,曾经‘荷塘’‘棠下’‘大泽’‘小泽’‘司前’‘双水’等下属乡镇均有各自最独特发音的方言(海外华人除了台山话外,对此几种方言亦应该是毫不陌生,‘双水话’在海外的影响力范围依旧存在。),而新会本身的市区内至今亦保留‘新会话’方言。而且在整个新会地区,还有存在一些小村落方言,但随着村落消退而失散。
  这种以村、乡为基础的小范围方言是粤语分支的一个特色,但粤语因何会在一个范围不大的地区内产生过多的裂变分支,这点暂时未能考证,但城市化确实把一些曾经广泛存在过的方言消退掉。
  来源:粤语搞搞震(ID:yyggz2014)

分类:常用 方言 土话 意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