谚语歇后语

北京土话中的满语一 意思

栏目:北京土话阅读:3 时间:2021-02-18来源:俗语网

《北京话》作者刘一达

插图李滨声

我有一个朋友姓鄂。他跟我说:十个人恨不得有九个会把他的姓念成“e”(“饿”的音)。其实“鄂”姓是满语,准确的读法是“ao”(音“傲”)。彩世界app

北京土话里有很多满语。原因是满族是我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大清国的统治者,虽然大清国把汉语作为国语,但依然保留着满语的地位,在两种语言的交流中,满语也在不断地融入北京话的口语之中,成为北京话的重要组成部分,以至于后来的人,难以分辨哪个词儿是汉语,哪个词儿是满语了。

北京人说话喜欢用“挺”代替“很”和“特别”等副词,如把“很好”说成“挺好”;“特别仁义”说成“挺仁义”等。这个“挺”字,就是从满语的“ten”转化而来的。“ten”在满语中就是非常、很、甚的意思。

再比如“猫腻”这个词,很多朋友以为是汉语。有人理解为是猫盖屎的意思,有人认为是做手脚之意。这都属望文生义,其实“猫腻”是满语,原义是在树丛中躲闪藏匿。您明白它的出处,自然就清楚这个词儿是什么意思了。

其实,北京话里的许多满语,单从字面儿上您无法解释,比如“

”和“楼子”这两个词儿,前一个的词义是“不管不顾地拿”;后一个的词义是“麻烦、问题”。可您从字面儿能看出这两个词义来吗?

北京话里的满语是音译,有的译音能找到相应的字儿,有的却找不到,所以,按音译写出来的字儿也不一样,比如“

”,您也可以写成“

”“、赅喽”“;楼子”,也可以写成“娄子”、“喽子”等等。

为什么北京话里的满语,您分辨不出来呢?主要有三个原因:

一是满族文化在与汉文化的同化过程中,汉语和满语是相互渗透的,造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现象,比如老北京人说这个女孩儿长得漂亮,爱用“盘儿靓”这个词儿。我很长时间以为它是汉语。因为,汉族人以脸盘的漂亮为美。“盘儿靓”这个词儿字和词义都对上了。其实,“盘儿靓”的满语是“kuwarling”长得美丽的意思,进入北京话以后,把“k”说成了“p”,于是才有“盘儿靓”这个词儿。

二是满语进入北京话序列之后,为了追求发音的字与汉字的字义相同,发生了语音上的变化,比如“掰哧”这个词儿,满语是“haicambi”,原义是检查、寻看。进入北京话后,意思是较真儿、争辩、弄清是非真相。跟原义差不多,所以,按汉语“掰扯”的音,改成了“baichi”。

三是满语进人北京话序列后,其词的原义又有所扩展和伸延,有的甚至离开了原义,所以,造成满汉语相混淆的情况。比如“咋唬”,满语是“cahu”,其原义是泼辣的女人。变成北京话后,意思是大呼小叫,故做声张。跟原义相左了,于是ca“嚓”变成了zha“咋”,“咋唬”也可写成“炸呼”、“乍乎”。

分类:北京 土话 意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