谚语歇后语

经典常用 宁波方言特色和趣谈 解释

栏目:老话百科阅读:1 时间:2021-02-19来源:俗语网

宁波话属于吴语。语言学上称为“吴语”是因为吴语是从古代的吴郡、吴兴郡、会稽郡等“三吴”(郡治分别在今苏州、湖州、绍兴)地区为中心的太湖流域、宁绍平原发展起来的。习惯上俗称“江南话”、“江浙话”。吴语是汉语历史最为悠久的方言,其祖语可以追溯到2600年前的春秋时期的吴越两国上层人士习用的汉语方言。宁波话主要有什么特色呢?

第一、语音“石骨铁硬”(硬的意思)。

最能简洁明体现其特色的一句话是:“宁可听苏州人吵相骂(吵架),勿要听宁波人讲闲话”这句话意思是,虽然同是吴语,苏州话“糯”(如糯米那样),即使吵架也好听;宁波话“硬”,即使说话也像吵架。虽是戏言,宁波话的难听可见一斑。但如果解释不到位,会给人造成“宁波人很凶”的误会。其实“石骨铁硬”,只是宁波话的语音,意即其硬如石、如骨、如铁,毫不软弱折弯。那么硬的原因是什么呢?一是宁波话完好地保留了古代的入声字;二是许多复韵母变成了单韵母;三是说话的语气、语调上也体现了“硬”的特质。比如,普通话:你怎么回事?宁波话:侬砸毁事!

第二、语句生动形象。

1、宁波话象声叠韵词用得特别多。比如:毕毕跳跳、嘟嘟飞飞、格格笑笑;再比如急绷绷、怕势势、酸汪汪;要不,再来上一句“勿响勿响,'口蓬嗵'一枪”(平时不做声,一说便是一鸣惊人)。

2、宁波话里有的名词命定天生已被冠上了形容词,宁波人说起来很特别,如把狗一概称作“黄狗”,而不管其毛色是不是黄的;把凳子一概称作“矮凳”,而不管它究竟矮不矮,以至有时会有"高矮凳"的矛盾叫法。还有把窗子一律称“窗门”,再把门区分为大门、房门、腰门、矮门等。最绝的是把男孩一律叫作“小顽”,不管他是三四岁还是廿三四岁;而把女孩一律叫作“小娘”,不管她是小丫头还是大姑娘,只要没出嫁,统统是“小娘”。如果你要更准确说清情况,还得另外再加形容词,于是就出现“大大小顽,坐高高矮凳,抡厚厚薄刀,切石硬年糕,喂黑黑黄狗”这样看似不通,其实是妙不可言的句子。

3、宁波人常常把有些双音节的词颠倒了读,如别人称“客人”,他偏叫“人客”;别人说“暖和”,他偏论“和暖”;别人说“力气”,他偏说“气力”;别人说“热闹”他偏说“闹热”。“着火”叫“火着”,“螺蛳”叫“蛳螺”,“冰棒”叫“棒冰”!

4、在宁波话中单词形容词作词根的,常在前面加上一个形象化的比拟词前缀,使该词更加形象生动。比如说颜色不是直接说单词的,而是说:血红、蜡黄、松黄、碧绿、梗青、雪白、漆黑等等。

5、拟形拟声加强事情的生动化。比如:被他吓得发抖。说成是:“人会拨其吓呖骨骨抖”(骨骨,描述连骨架子也抖动);又比如:失声痛哭的样子。说成是:“愁愁哭”;还比如:这双鞋大小正好,说成是:“扣扣好”(扣子正套上扣眼)。再比如:比喻写时发出的声音。说成是:沙沙写(音“石石”)。宁波话的生动是别具一格的,形容热菜热汤,热到什么程度呢?“火热达达滚”。天气寒冷,冷到什么程度呢?“冷得骨骨抖”。言过其实,曰为“乱话三千”;受到惊吓,常呼“魂灵吓出”;斥人轻浮,谓之“骨头呒没四两重”;夸奖食物美味,便是“打耳光也不肯放”。

第三、宁波话在传统方言语言学中特色

1、宁波方言中拼音具有长、短、滑、颤音

宁波方言中具有明显的长、短、滑、颤音,这在普通话中是没有的。例如长与短音中的阿娘两词,如阿娘

中阿为短音,则为自己母亲,如阿娘中阿为长音,则为自己的祖母。

2、宁波方言中的象形与象声语多

宁波方言中明显存有形象化词汇与象声化词汇。汉词是一种象声文字,宁波方言是一种象形与象声相结合语言。如象形词有:鼻头管,脚骨,下身,胸鼓头,泥朵皮,笔挺,骨挺等。象声词有:同同响

滑搭搭,毛烘烘,香喷喷,嘣嘣脆,硬邦邦,喃蒲蒲,水早早等。

3、、宁波方言中的形容词补饰词前置与平列多。

宁波方言中的形容词有明显补饰成分。这些补饰词往往用象形或象声词进行修饰,置于主词后面,如滑蹋蹋,哭嘻嘻,湿扎扎等。

4、宁波方言的复合词置于中心语素前面或平列多

复合词就是一个语素加上另外一个语素而构成的词,如:篾青、篾白、牛娘等。其中青、白、娘是中心语素,篾、牛是中心语素。另外两个名字以平列方式组词,如:人客、衔头、气力、牢监、欢喜等。

5、宁波方言中保留古越语多

宁波方言中保留着许多古越语,这种现象在普通话里已经不复存在,但在宁波方言中大量存在。如汤表示热水,拎表示提着,搭表示捧着,轻摩表示捋,瘾表示念头等。

6、宁波方言中存在同义词多

宁波方言中有许多同义词,它们所表示的都是同一个含义。如洗,桨,汰,都表示洗的意思;索索,罗罗,那那,都表示抚摸的意思。其实这些同义词所包含的内涵不一样,它们有的表示形式,有的表示感情,有的表示深淦。以煮为例,煮是通用词,但是“笃”表示用慢火长时期煮,“焐”是用火堆里面用陶罐煮用,“海”是放在煮饭锅内煮熟悉。以摸为例,“索索”为表面抚摸,“罗罗”带有连动表面以下,“那那”是带有连动肌肉一起抚摸。

7、宁波方言中人称前面加“阿”字多

宁波方言中人称呼前面加阿字以表亲切,尤其是亲属之间称谓,如阿哥、阿姐、阿姆、阿爹、阿娘、阿爷、阿姑、阿姨、阿叔。

8、宁波方言中副词放在动词后面多

宁波方言中的副词如,快、慢、轻、重等。例如,门关拢快那!走路轻眼!

9、动词加上三与四或七与八等构成词组或短语

宁波方言中经常会有三与四,或七与八合在一起构成词组和短词。如:勿三勿四,三话四话;七搭八搭,七折八扣,三话二句,四平八稳等。

10、两个单字组成一个字音多

宁波方言中有四个合音合义字,把勿要,不会,不用,咋会叠加在一起组成一个词。这四个字经常使用,现在汉字中没有此字。有的字应用了滑音。

11、宁波方言中动词只有一个的较多

在普通话中动词经常有两个或两个以上,如顽皮、咳嗽、狭窄、寒冷,但在宁波方言中说为(皮)(嗽)(狭)(凉)。

像沪语一样,宁波话中的"买"和"卖" 、"王"和"黄" "赵" 和"曹"也是不分的。还有一些字,在宁波方言中,甲读乙音,如张和姜、陈和秦、真和金、胜和新、寿和袖、值和极、丈和强……都是前一字读后一字的音。

如把菜肴称为"下饭",那是因为饭随菜而咽下去的原因。此外,宁波人称床为"眠床",称晾衣竿为"晾干",则是从名称上突出了这些用具的功能。宁波话把碰到倒霉的事称作"倒运",把碰到棘手的事称作"犯关",把事情办糟了称作"倒灶",把做事太绝称作"尽根",而不把某人某事放在眼里称作"屁弹过"。

宁波话难懂,但宁波话里有大学问,它充满着热烈的生活情趣和丰富的想象力量。譬如,早几年前就曾流行把普通话翻译成宁波话的游戏,如“你们年青人好像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如果用地道的宁波话怎么讲?答案是:“那拉(你们)后生家赛过天亮头八九点钟咯日头”。记得有个朋友也曾出过一题给阿蔡做,题目是“请用宁波话解译: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阿蔡离甬多年,一时三刻真也说不好,思忖再三,终于找出了答案:含天下呒铜钿人家和拢三姆捏搭拢。一说答案,全场笑晕。

由此,又想起酒席之间相传的一段精彩的宁波话段子。说是某省的一个经济开发考察团到宁波,要听听宁波的市领导介绍一下当地改革开放的发展经验。某位领导用石骨铁硬的宁波话向与会者介绍说,宁波这几年得到了飞速的发展,经验谈不上,体会吗,倒有三条:一靠警察,两靠妓女,第三靠吗......就是靠不能去,不能讲这块地方外地同志听了,目瞪口呆,不得其解!其实啊,主人讲的很实在,翻译成国语就是是“宁波这几年得到了飞速的发展,经验谈不上,体会吗,倒有三条:一靠政策(警察),两靠机遇(妓女),第三靠吗……北仑区(不能去),北仑港(不能讲)这块地方。

20多年的改革开放下来,段子也与时俱进了。说一个宁波老太太,在一棵小树上晒着被子,一老外看见后觉得老太太不爱护树木,冲着叽哩咕噜了一顿,老太太应了一句,老外一听是老太太说“I'MSORRY”就走了。其实老太太是用宁波话说还没燥嘞!(还没干呢)

宁波老话

落雨类,打烊类,蝙蝠老子开会类

一分洋钿用场多,两只奶奶弹性大

三叉路口流氓多,四明山上英雄多

五金厂里螺丝多,六角埠头牙素多

七墙师无花样多,八仙过海神仙多

九斤姑娘办法多,十个和尚卵毛多

阿囡哎,侬要啥人抱?我要阿娘抱,阿娘腰骨伛勿倒;

阿囡哎,侬要啥人抱?我要阿爷抱,阿爷胡须捋捋困晏觉;

阿囡哎,侬要啥人抱?我要阿姆抱,阿姆搭囡囡做袄袄;

阿囡哎,侬要啥人抱?我要阿爹抱,阿爹出门赚元宝;

阿囡哎,侬要啥人抱?我要阿姊抱,阿姊头发没梳好;

阿囡哎,侬要啥人抱?我要阿哥抱,阿哥看牛割青草;

阿拉阿囡呒人抱,摇篮里头去困觉。

相声名段“戏剧与方言”里,调侃宁波话。用著名的宁波方言说那段如歌的母子对话:

宁波话意思

(母):来法,多来!来法拿来!

(子):所多来?什么拿来?

(母):西多来!线拿来!

(子):索西多来?什么线拿来?

(母):米索西多来棉纱线拿来

(子):索米所西多来?什么面纱线拿来?

(母):来米索西多来!蓝面纱线拿来!

(子):法多,法多!不拿不拿!

(母):起多米!去淘米!

(子):法多,法多!不淘不淘!

(母):起索拉西!去扫垃圾!

(子):法索,法索!不扫不扫!

(母):来法,来多!来多!来法懒惰! 懒惰!

分类:经典 常用 宁波 方言 解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