谚语歇后语

学点哲学老话说得好

栏目:老话百科阅读:1 时间:2021-02-24来源:俗语网


(学点哲学)老话说得好 孟子“君子三乐”说:“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作于人,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君子有三乐,则王天下不与存焉。” 宋代程颐《程子四箴》说:“心兮本虚,应物无迹 ;操之有要,说为之则 。蔽交于前,其中则迁;制之于处,以安其内。克己复礼,久而诚矣。” 南宋陆游《放翁家训》说:“世之贪夫,溪壑无餍,固不足责。至若常人之情,见他人服玩,不能不动,亦是一病。大抵人情慕其所无,厌其所有。但念此物若我有之,竟亦何用?使人歆羡,予我何补?如是思之,贪求自息。若夫天性淡然,或学问已到者,固无待此也。” 清代曾国藩《曾文正公全集》中说: (一)敬——整齐严肃,无时不惧。无事时,心在腔子里。应事时,专一不杂。清明在形,如日之升。 (二)静坐——每日不拘何时,静坐四刻,体验来复之仁心。正位凝命,如鼎之镇。 (三)早起——黎明即起。醒后勿沾恋。 (四)读书不二——一本未完,不看他书。东翻西阅,徒务外为人。 (五)读史——丙申年,购念三史。大人曰尔借钱买书,吾不惜极力为尔弥缝。尔能圈点一遍,则不负我矣。嗣后每日圈点十页,间断不孝。 (六)谨言——刻刻留心,第一工夫。 (七)养气——气藏丹田。无不可对人言之事。 (八)保身——十二月奉大人手谕曰:“节劳、节欲、节饮食。时时当作养病。” (九)日知所亡——每日读书,记录心得语,有求深意是徇人。 (十)月无忘所能——每月作诗文数首,以验积理之多寡,养气之盛否。可一味耽著,最易溺心丧志。 清代诤官孙嘉淦的《三习一弊疏》说:“耳习于所闻,则喜谀而恶直;目习于所见,则喜柔而恶刚;心习于所是,则喜从而恶违。 三习既成,乃生一弊。何谓一弊?喜小人而厌君子是也。”此疏被后世誉为“大清第一名疏”。 北宋司马光《四库全书·家范》文:为人祖者,莫不思利而后世。然果能利之者,鲜矣。何以言之?今之为后世谋者,不过广营生计以遣之。田畴连阡陌,邸肄跨坊曲,粟麦盈围仓,金帛充箧笥,慊慊然求之犹未足,施施然自以为子子孙孙累世用之莫能尽也。然不知以义方训其子,以礼法齐其家。自于数十年中勤身苦体以聚之,而子孙于时岁之间奢糜游荡以散之,反笑其祖考之愚不知自娱,又怨其吝啬,无恩于我,而厉虐之也。始则欺绐攘窃,以充其欲;不足,则立券举债于人,俟其死而偿之。观其意,惟患其考之寿也。甚者至于有疾不疗,阴行鸩毒,亦有之矣。 宋代程颐《教子语》说:养子女如养芝兰,既积学以培植之,又积善以滋润之。……富贵之教子须是重道,贫者之教子须是守节。 《格言联璧》:祭而丰不如养之厚,悔之晚何若谨于前。 明代庞尚鹏《庞氏家训·严约束》说:田地财物,得之不以义,其子孙必不能享。古人造“钱”字,一金二戈,盖言利少而害多,旁有劫夺之祸。其聚也,未必皆以善得之;故其散也,奔溃四出,亦岂能以善去,殃其身及其子孙。多藏必厚亡,老子之名言,信矣。人生福禄自有定分,惟择其理之所当为、力之所能为者,尽其在我,俟命于天。此心知足,虽蔬食菜羹,终身有余乐,苟不知分量,曲意求盈,虽欺天罔人而不顾,有不颠覆者乎?若能勉给岁月,不以饥寒遗子孙,此身之外,皆为长物,何自苦为? 清代张履祥《训子语》:难得者兄弟,易得者财产。 清代张英《聪训斋语》:法昭禅师偈云:“同气连枝各自荣,些些言语莫伤情。一回相见一回老,能得几时为弟兄。”词意蔼然,足于启人友于之爱。 西晋陈寿《三国志·王昶传》:“夫富贵声名,人情所乐,而君子或得而不处,何也?恶不由其道耳。患人知进而不知退,知欲而不知足,故有困辱之累,悔吝之咎。语曰:'如不知足,则失所欲。’故知足之足常足矣。” 南宋袁采《袁氏世范》:人生世间,自有知识以来,即有忧患如意事。小孩叫号皆其意有不平。自幼至少至壮至老,如意之事常少,不如意事常多。虽大富贵之人,天下之所仰羡以为神仙,而其不如意处各自有之,与贫贱人无异,特所忧虑之事异尔。故谓之缺陷世界,以人生世间无足心满意者。能达此理而顺受之,则可少安。 唐代令狐德棻《晋书·李玄盛传;》:节酒慎言,喜怒必思,憎而知善,动念宽恕,审而后举。众之所恶,勿轻承信。详审人,核真伪,远侫谀,近忠正。 当代《傅雷家书》:真诚是第一把艺术的钥匙。知之而知之,不知为不知。真诚的“不懂”比不真诚的“懂”,还叫人好受些。最可厌的莫如自以为是,自作解人。有了真诚,才会有虚心,有了虚心,才肯丢开自己去了解别人,也才能放下虚伪的自尊心去了解自己。建筑在了解自己了解别人上面的爱,才不是盲目的爱。 而真诚是需要长时期从小培养的。社会上,家庭里太多的教训使我们不敢真诚,真诚是需要很大的勇气做后盾的。所以做艺术家要学做人。 南宋江端友《戒子》:才不宜露,势不宜恃,享不宜过。能含蓄退逊,留有余不尽,自有无限受用。淡泊”二字最好。淡,恬淡也,泊,安泊也。恬淡安泊,无他妄想,此心多少快活! 近代梁实秋文章《孩子》:孩子中之比较最蠢、最懒、最刁、最泼、最丑、最弱、最不讨人欢喜的,往往最得父母的钟爱。此事似颇费解,其实,我们应该记得《西游记》中唐僧为什么偏偏喜欢猪八戒。 诗云:“树大自直。”意思是说孩子不需管教,小时恣肆些,大了自然会好。可是弯曲的小树,长大是否会直呢?我不敢说。 宋代朱熹《朱子沧州精舍谕学者》:书不记,熟读可记。义不精,细思可精。惟有志不立,直是无著力处。只如而今,贪利禄而不贪道义,要作贵人而不要作好人,皆是志不立之病。直须反复思量,究其病疼处,勇猛奋跃,不伏作此等人,一跃跃岀。见得圣贤所说千良万语:都无一事不是实语,方姑立得此志,就此积累工夫,迤逦向上去,大有事在,诸君勉旃,不是小事。 (来源:参考文摘)






分类:老话

相关文章